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友情作文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不相信永恒的人在坚守,   相信永恒的人在破坏。”      2004/7/2 回来      在电脑城买软件的时候,杰的电话几次都进来,他觉得买一个正版的杀毒软件不值,他可以帮我下载及重装系统。我不是很想他帮忙,因我的生活包经建立,又不耐烦再背着电脑四处走。可是因他的坚持和男友的默许,傍晚时我拎着电脑,去了大约十天不见的上海春城。
  地铁往莲花路开的时候,我心中有一些诧异,不过才十天,我已习惯乘地铁的方向是江苏路――人民广场一火车站,我想这条线路应是倒数的一二次?在春城的商店街买小西瓜,很高兴,这种小西瓜冰起来在夏天吃很舒服。
  敲门,稍过了一阵门才打开(就在我想用钥匙自己开门),我眼里的他拿着一只拖把(显然刚匆匆从阳台赶过来),稍有距离地在我面前,身体、眼神,在刹那之中判断我、寻找我,像一贯那样全心全意维护我。突然,我的眼泪急遽而出,视觉给我的一切强烈地刺激我。这里太空荡了,我带走了很多!餐桌上一只未套筒的卷纸刺伤我(我把一个漂亮的盒子带走了),沙发上我在陕北买的五毒毯萎缩在一角刺伤我(它的红原先经我手是铺张的),总之这房间越大,越空旷,越冷清。我简直承受不了每个夜晚他需要目睹和承担的。我的极度难受来自我对他的美好的破坏。
  两个人都落泪,很久,触目惊心。我听他说起同事和家人的叮咛和提醒,使我高度不解这种他对我持续的爱,在受到伤害和摧残后仍在继续(我只能理解为他过往和天性上的全心全意的爱人),我直觉的痛苦在于“毁坏”,因这种结果再次被我看到。从前像他说的:“你把美好的东西损坏了”,我不觉得,在我之后再看见他,我视觉感到的一切,让我深受触伤。
  我感到自私。这房间的空荡,具体到小细。节,都是被我掠夺的。CD全被我带走了;他只有两碟“高雅音乐”,那是他不喜欢、而我因多余才留下的,他在放着音乐,我无法忍受。这些空洞。
  在我来时,眼泪出乎我意料,所谓的感时伤怀出乎我意料,我从来以为破坏就同时在建立,也不去纠缠破坏,在这个夜晚第一次我有天大的忏悔,如海漫过,宽恕我吧上帝。在有二个时间我想自己死掉,去平衡这种左右的感情。
  还有,此后我的幸福、快乐,并不夸张,是真实、具象、有力,这种幸福,突然使我面临他的幸福的荡然无存时,我的自我考问是强大的。
  在时间的细小片段上我突然会问那些英雄、那些崇高:牺牲的自我,是不是很有意义?是不是很有意义?又回到这些蠢问题。
  当夜电脑没修好,我乘末班地铁先回丁,我心里牵挂的是爱的人。在今夜的奔走中,我在处理两方面“遭遇”,一是回顾中自我谴责,一是奔跑中并不愿这些相对于军来说是不纯的东西的漫延。
  在春城时,杰还常常试图宽慰我,说他“挺好”(他说的时候自己先哽咽了),我说:“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用?”他还说:“下次再见时就不会哭了吧?”
  第二天下午我去人民广场拿电脑,太阳好大,以前来博物馆时都是顺便进去溜溜,这次是远远地看。他出现了,我眼前涌现的是很多个与此相似而又截然不同的画面。相遇,说了些关于电脑的话,我就要走,他问“不留下来吃饭吗广说不,他问“想和你一齐回去”,说不,天是湛蓝的,晴!我拎着电脑不回头地走了,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地铁。
  这种伤痛的根源,是因为看到自己对他人的摧残而起。如果他开始恋爱,我就想一切变轻了。
  
  2004/11/18 阳光
  
  这两三天阳光都很强烈,直射在脸上时,会有发烫的感觉,我想用手去挡。
  中午和军在夷陵广场照太阳,走着时他随意地说:“我觉得你比较小看人。”我愣了下,追问,想他举个例,他就说比如某次我和张伟夜谈,我的激动,“似乎是重新发现了张伟,那种激动,而其实他一直就是那样、本来就是那样,因此从反过来的角度说,你较为小看人。”我的理解是,我固有的清高、自闭,排斥着张伟这样的“普通人”,在内心,所以一旦有机会和他们接触,当了解到他们内心,我就激动、爱和珍贵――从一个角度说,我是在小看人。
  军说,我的理解不对应他的认为。我想了很久,还是不能去懂得,他的说法。(后来猜想,他在说我小看“人类”/“人性”,而人性本来是够丰富的,也很平和的。)
  但他的出发在于:由于我一定程度的“失真”,因此对世界有着误会。平和而真的去看世界,是更……我猜想是更有力的吧。
  我忆起在上海时,某次,我们刚刚住在一起,夜里,他说过类同的话题,我对世界的误区之眼。当时我哭了,因感自己无力。如果这是我的天生弱项,我既无能改变,又越发孤独、不能融――假使这是随身的幼稚。
   我回答说:“可能你是说对的。但也可能我觉得它的宝贵呢?我所认为珍惜的东西,可能你或别人不会如此特别感受和看重,所以它一出现,就激发起我呢?”
  “那么,这又有什么不同呢?这种不同的认识观/世界观,会造成什么不同呢?譬如说你,和我。”我问。
  他说:“没什么。只是两种个体体验吧。”
  我想了想,但他会觉得他(们)的方式更正确。我陷入沉思。军说我没必要严肃啊,他只是随便说说。可是我继续在想。
  首先,话题对我形成干扰。应该我内心就是个躲在成人背后的孩子吧,次次一想到“工作”、“计划”,就一点不觉得够大的价值所在。军的完整、严厉(昨、前天我对他说这个词了――我不是说形式,我是说一个成人的构建上,让我感到他的严厉――他是那么聪明、有力量,让我敬畏,而且让我感到自己的不足,我无法跟上他,现在和未来,因为我一点不能照着那些目标去做去想――我的目的,不过是在草地上懒散发呆,纯粹照太阳,向宽的更宽的地方看到,不是去前进,去激流勇进)。这种比照使我看到自己残缺渺小,而早就无力去“改”。生成的怎么办?,
  第二,军说起这些,是因他觉得我的这些东西有所“不对”,我就开始不安。是一种来自被束缚的感觉。情绪开始弥漫;有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些涩而湿。我继续探问我的心,为什么?其实为什么一直并不完全快乐、放松,那些完全爱与所属的感觉是短暂刹那尖锐的?哦,也许是爱,并不完全自由吧,。所爱的人身上附属的一切,其实并不是相互欣赏包容吧?我一时想不出别的。
  是不合适吧?
  又想起杰,其实不该想起。军说过,我应该更享受此在,“此在”时而去分心“不在”,已不纯了――有一次我们照阳光,他就尽兴享受冬月午后太阳(他说的确是这样),我呢,却在感伤这本来与我分外亲近的日常事件,成为在宜昌的奢侈!(对工作、前程、目标的反感!)――但此时我想起同杰的时间,和谐,自然。
  和谐,自然。
  和谐,自然。
  回来时低着头,快快走。
  
  2004/12/13 属于
  
  中午冲下楼去买许巍的新CD,一刻都不能忍,一想起就不能忍。这边是昨下午才到他的碟;我跑着去亲近他的时候,是一种深刻、的幸福。
  是音乐,也不是音乐。是如同人奔向他所爱。
  是远远模糊却坚定的信仰。
  上海天平路的“尚品堂”,买完他的衣服,心里额外还有谢谢,想对店主说出来,却也没法完全表达自我。
  这个世界属于我们的黄叶、自然、人是不多的,是金贵的。
  我想象千山孤单走在东郊,她内心听到的音乐,“哪怕.完全是荒原,也有一种异样光芒”。我也能感到!
  属于,这珍贵的交付,该把自己交给谁,还是一切不存在努力而自然的契合!像露水一样晶莹闪亮!
  
  2005/2/8 一次旅行
  水平如镜不是恒常如此。
  生命像波涛流动由源头至终结,然后转化到另一条水路,循环、无限、突破、漫延。
  跟杰离异后,赴汤蹈火和新人、新爱情、新生在一起。在江苏路月村租房子,6月等来了我的爱人,在夜里在很长的夜里我们牵手在梦境一样的马路街衢散步,我捧着香水百合,根本不会迷失方向,我们在6月、7月深深相爱,有一次,走到某个街道的分岔路口,我突然地说:“明年的今天,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傻,”你说,一辈子都在一起,明年的今天是两个人,后年的今天是三个人。”
  我更紧握了握你的手,夜晚上海的具象是超越想象的,世界极其大,使我有了一点空洞而那空洞不可捉摸,我信这样的信念。世界极其大,但不影响我们渺小而顽强地在一起。
  生活的预算:结婚,2006年生孩子,可能以后住长沙,当然我不反对和你的父母亲住在一起,我随你,你是个太阳我愿意你,你设想你会挣钱,为了那个画出泡泡的、“家”,愉快地挣钱,闲适地享受人生,有一幢贴近地面的别墅。两个孩子在树下跑,父母亲住二层,我们住三层。
  嗯,你说得不错。
  我也是这样想的,未来笔直,就是这样走!
  我们的胎记都是有爱酌人,渴望爱的人,一直会去找它的人,当我们遇到,而且相认,真不容易呀。
  你是个地壳上的蒸馏水,我是体温计真空里的水银,一样纯净,不同设身处世。
  晨曦,植物初醒来,因感应而起的征兆是那样清新挺拔,到下午,它就收起伸累了的小叶子。从武汉,到上海,到邯郸,到宜昌,我们相爱而有了变化!
  我说过你纯粹吗?我说过你纯真像孩子,说你美,说你温柔,后来我说你勉为其难,说你柔弱,说你滥情,说你自私,说你不会爱,我所说的一切否定,都还带着对你的爱去界定你。
  在宜昌,我们的世界缩小了,周围人、事单调重复,每当夜晚我们身心安静时寻找不到适合的去处,我变得更专注,你和爱被扩大了,我变得更为专注,那些在尘埃里开出的花,罂粟或百合,分不清,都来了,低价值,被我看得贵重。
  而那些花,你是怎样看,我从不思想,我看见的就是一切。
  我感到的你,就是你赠送给我的一段历史,就是与美同步降临的恶,就是永不会被我抹去的、就是在我心上切割深刻、就是我用深夜从心底涌起的眼泪去一次次浇灌把自己昏迷、在很多个纤细的刹那我痛而生死的平静存在。
  我想离开你,但夜里,被你握住手,你无辜清醒而蒙昧悔过,悲伤地说;“握在一起的手就不能轻易分开。”
  我一听到,自己就碎了,6、7月的梦,11月不该就做完。我们重新来,好吗?
  你其实继续是你,你的来源是哪里?永远的孩子,永远的梦旅人?永远的根本天真,根本无知,彻底自私,但强烈去爱,带着锋刃和冰霜去逼近爱的人。
  冰与火、爱与冷,在我饱满躯壳之底部淬、砺,反反复复,信仰与丢弃,罕见的爱与不纯的真相,我偏激的个性最后决定把你们弃之如履。
  我逃往南方,逃回生养我的四川,2004、 2005年交替的十天中,我见证清水长流的恩阳小镇,感动于它20年自我习惯的清澈,我嗅到遥远农村表叔身上时间不走、不转移的永在朴素印象,难道我走了很久?难道我已走了很远?雨过后山路的泥巴厚厚地带在脚底,从树上剪下的碰柑沉沉地塞进我的背包,甘蔗水甜满了我的嘴角和感情。我又一次置身在众多亲戚的凡间场所,曾让我那么怕的现实人生,平庸的实质,但这次我有了一种自然到来的亲近和平视的能力。我张开双臂拥抱父亲,恩恩怨怨、缺失与恩典、所谓人陛与所谓神圣,抱着,天就开了。
  在冬天太阳照着的河边、桥上、门沿、街道,我笑着感到前所未有的“故乡情”,寻到我隐约撞击的“根”, 34岁的裸露的孩子,四川漫延开来,是我的子宫。我加倍得到妹妹生来注定的与我爱的关系,她沉重或轻盈,她自在或扬弃,她的开放的个性空间潜入偌大的坚硬冷酷的“世界”,而她和世界同活。在酒吧里,我那些一对对已成家的老同学,在旋转的光晕中,向我移近这些年我看不到的沉默而漫长的生活,是那么真实、琐碎、有力而伟大,我尊重且爱护!
  去四川之前,我是“逃离”,也渴望“拯救”。我曾期望“四川的现实主义”给我一点教训,让我低头行走,顺服生活,让我不苛刻外在/欲望,让我充满人性地开花结果。比如恋爱婚姻家庭老死,比如要一个丈夫胜过爱一个致命的情人。
  诸如此类。
  去之前还问过一个朋友:“你说,我回趟四川,是更屈服于生活呢,还是更坚强?”他立即说:“更坚强。”当时令我讶异!
  果真是的,四川的柔和、温暖、现实有力、安静、人性、自然,全部加上,是一种厚实。确是我的。是我的随身携带,是我的产业,是我的归途,是我的豪宅。
   但离我最近的,却清楚极了,是那屡次颠扑不破的独立不随的天性。越对比,越了然。他们依然是他们,世界依然是世界,我依然是我,个体越不同,历程和旅行就天然有别,这感觉来得越锐不可当。
  我决定爱了,我决定不顾一切来爱你,我决定抛弃身上的软弱、庸俗和担虑,要先去爱你,我就这样决定了。在四川拼命打你电话,因我重生,我放大了视野看到一个唯心主义的美丽世界,我爱你先,不看阴影,只凭你那罕见的美,我爱你,我触摸到美丽,我爱你先,我爱你和世界先,或世界与你先爱我就已在爱我了,我开始懂得!
  裸露身体的机会常常有,每夜都可能发生,裸呈性灵是次奇遇,我很高兴这趟回川我与自我倏然的邂逅。
  当我高潮、飞扬的时候,你在乎缓进行你的生活、故事(因此也许你比我更真实)。我在新年的夜晚对你说:“爱你一万年!”冲破了黑暗的局限迎向光明,与自由快乐。我带着黄金回你的面前,奇怪的是,你却没看见我手上提的金光闪耀。
  嗯,我向你道歉,我也伤害过你,让你孤单、不信、迷路,那是因为我得到不完全,我想完全,我真心向你道歉呀,一辈子,以后你都宽恕我吧,我要得太多了。人不该为别人付出太多。 从火焰到灰烬,我再见你后,一夜间火就熄灭了。十天,我在行走,激情光华如战士,你也在进展,自然如本来面貌一当我向你倾近时,你已经无能倾向我。心,越离越远。身,越离越远。
  在四川故乡,我打开了心的方向,四面八方,花开不败,天地浑圆。当我和你再遇,你的保留,你的撤回,你的收缩,令我惊讶,教我认识。
  突然失去你。
  也突然冷静。
  我把最好的失去了,我把最美的失去了,奇异的是同时感到一个自我更强的回来,那轮廓是这样清楚而生动。
  这种特殊的体验令我激动莫名。我曾以为会和爱人前行到底,曾经以为唯有你给我带来幸福和归属,甘心情愿,爱情是惟一教条,我曾经以为好日子是我们在江苏路的那个晚上许下的蓝图。
  你还在这个城市,至少还在中国,还在我可以搜寻的周围,或者你可能还在我的生活中充当某种角色,你依然是你,那个一笑眼睛里面有波纹、心里有诗歌的人。你走在路上有时欢呼有时低沉,有时是你有时你找不到你,你从不停止在爱也从无法真实在今天,你喜欢追求你不愿守住,你去了哪里你去了远方吗可你总更像还在昨天,我都会祝福你说:有力!有力些啊!小军!
   我在地理上实践了一次旅行,而所达领域比去了四川更远。回上海后,去发型店设计头发,主设计师李笠,新认识的男人,感觉很好,调侃说:“不要叫我让你伤心哦。”我说:“今年最大的进步,就是不再伤心。”   是的,不会那样去“爱”了,动不动就海誓山盟,就开花结果,就专一褊狭――爱,能承担起自由吗?并且在自由中感到自然。
  我的思考在人性里萌芽和盛开,想着在爱里、在自由里我的去向?莉莉、兰兰、小土、冰儿,她们属于母亲,她们属于妻子,我想,最好的我,在“一个人”里。
  我起了单身的愿望,而这理想是那么自然地到来,会在爱,“一场伟大的爱情会再次来临”,会在建设与创造生活,“读更多的书,去更多的地方旅行,简单的生活”,一种更为自然的与他人的关系,更为快乐,更为享受。
  她们的生命有能量扩充,有能力施与,为家庭和孩子,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能量只给自已也是无限!
  假设人没有一次次机会去认识自己,就不能去接近知道一个事物的真相,就像水不再流动,慢慢的汲养自己也会慢慢的干涸了。我乱打开一扇小窗,就看到了山野小露珠。
  美呀。
  轻轻飞越了34岁,飞越了婚姻和孩子附着的焦虑,飞越了女人的天职,我是―条清涧,有欢歌,且前行。
  
  2005/2/12 A1ways 小土
  
  1993年认识小土,距今也可说10年了。站在红门画廊的入口,瘦,手里拿一个画满鹦鹉的长柄伞,撑开是绚烂彩色,是送给我的。时间过得好快,小土已是个年轻妈妈了,相同的总还是习惯地仰着脸,还是个学生,总还是每年夏天有那么一条灰色卡其布短裤穿在身上。
  反正都在变,我和她,但永远都不变两个人的关系。彼此在一边观望,又能相容,能够理解也许并不习惯附和,好像常常总是她代表理论、绝对抽象、高蹈,好像常常我总是代表just do it 直觉、锋锐,我和她有奇怪的相生相连性,但本质上,等同的是对生命自由的认识与渴望。
  今年相见,和往年相比,说了不少的话。前天晚上在她家吃过“传统大莱”之二猪蹄炖汤 (由她贵州的公公婆婆主厨;上一次是小炒鸡),之后两人溜到楼下的小车里(她老公华杉公司的车还是华杉的车?我不知道),开了暖气说话,谁也没预料到主讲是她,她本次讲的主题:爱与自由,自然是传讲的孙瑞雪关于儿童发展与成长,只我又把它扩展到成人的永远面对的世界!说话时夜就深了翻过零点,那偏僻的路上,冬夜的上海,偶尔还经过一两行人,我每次就注意到走过的人。凌晨时,看着车窗外突然下起的雪花,看小雪从无到有,心里漫过非常清凉的湿气,清澈纯净。
  这个时期,我在“热恋”单身,不能自拔,在强烈的个人主义中构建“我的世界观”,几乎不可动摇。也自以为已然完成。嗯,和小土对话时,我偏激(非常个人主义)的思考场所会变得开放些,她认真地发出她的声音,她的“大道理”,因为由她呈现,而显得自然和真实,使我的倾听,变得有用,而且在某些决定时间中起有力的效果,我就会去辩证地反思。
  所以,我开放我的心智、我的爱、我对世界的又一次清洗(我总是存在着对世界的一次一次的洗刷,世界对我也同样)、我的又一次局部成长,这是我深感乐意的,而小土每次在我对面出现,就相当于乐队主唱和他的伴奏手,二人转,哈哈。 ,我生命里出现的一些朋友,我觉得他们各负使命,他们总是来“娱乐”或“填充”本来我缺憾的空间,对,我是个严重缺憾的人,每一人的馈赠,使我稍微丰富和充实了(我也去填充他人)。李小土乐于每次把我快闭得小小的眼神儿给拉宽,李多会给我煮鸡汤吃用她那自然主义者的胃和自然主义的生活的乐趣,李军演示他的超现实主义的爱的神奇,李笠用他致命的顽强坚强和要强使我相信天生孤单者的合理的人生,哈哈,他们都姓李。 木子――植物――我喜欢,他们多少有点相似。
  小土循循善诱,对我抱持的单身(包含独居与不为母亲两个概念)一边肯定如她自然独立的天性,一边着急我将遗失的美好体验。因她是如此想我“完美”,小土,写到这里,我又想笑了。
  她是个有耐心看我成长的人,假如我这样那样,其实她感到怎样都行,但她忍不住期待我身上能发生“完美”,我亲爱的小土。我也有耐心看你七十二变。
   其实,我看她,看李军,看李多,我都觉得大家已经非常好!我们一定在往前走,还不知会走多久、多远,还不知会再相遇些什么,我都笑着去接待啊,我们都会。
  因此,无论我单身,还是最后 (也是最快,不快不行了,我34岁了)也结婚生养,无论我听了小土这些天的“大道理”变得全新去爱我的“不完美”爱人,我还是一意孤行谁都不睬自甘沉落,“独孤求败”,都是珍重啊都是快乐啊。
  嗯,我喜欢和熟悉小土这十年都不变的“时尚”,汪莉妹妹从远方问“小土的穿衣风格”,我简单地说“就是个学生妹”,但是,今年我们在一起玩还是把她拉到商场买那种“突破性的衣裳”,她老公羞于对那些衣服做评判,小土也有点害羞更多是赤裸裸的等待!那些开领口的打着中国风而性感的服装啊……在冬天想着夏天就近来了!
  回首十年,小土和阿溶是一对“淡如水”的朋友,我们总是不食人间烟火谈论的总是那些让人累的话题,偶然我会累死,小土更爱谈(她在北大念博士生,有的是时间前思后想),但我写这篇小文时,已发现我们沉在生活里,(“虽我清高,但我总是同时在万丈生活里,你放心”――她叫我好好爱,不苛刻他人,我这样回答她!)我们不常相见,一年大约一天,我却发现她每次到我的面前,都留下很多的印迹在我的视线里:1993年的那把彩色鹦鹉伞,今年我热衷单身刚租的房子里,马上就可举出{花(这次见面她买的),史努比小便条(1996年?),AVON精华水+面膜(也是这次她买来,启蒙我的护肤之道)。我真的挺懊恼,我二个都没送她。 我很想送她礼物。 我很想送她这样一个礼物;也是她能常常看到、并且喜欢的。
  小土,我爱你。
  
  
  2005/2/16 给妹妹的信
  亲爱的:
  上悔一直下雨,我也是挺喜欢,因为这一段日子都闲适地在家中,很享受,我的家满足了一切。
  
  下午三四点军离开我这儿回他的家,走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伤感(一直我在催,从昨天就催他回“他家”),他也一样。但我们在走一段实验性的探询的路(没我说的这么“严肃”,事情经过自然随和,但我一时找不到更准确的词),不知最终会怎样。
  两个人在一起,有很多甜蜜和分享,但同时我很清楚知道我需要单独相处的时空。
  至于这种念头是如何历经曲折才来到,且不去再想,至少我如今已强烈感到并且身体力行。
  他走后,我写了篇日记,,随信发给你。  我们在春节期间分离较长时间,双方都经历了一些思考和转变,但相见时,那种不用明说的爱,真实存在。这爱,我感觉很奇怪,超越了平常、也是从前曾困扰我的,“嫉妒”和“微小”,到了非常灿烂的地步。
  我觉得人在世上个人的需求,是那样强烈地要表达!而且在某些人身上鲜明突出、!
  我奇异地感觉到有一种对爱的大的认识,同时在我和他的心中诞生了……至少是感觉到了,彼此的不能缺席,无法替代,正确性与惟一性。
  我感到轻松,感到健康,爱,不再捆绑,我愿意发展他和我的自由。
  说这一切不知你明白否?亲爱的,我喜悦我的不断成长,不断更新。
  更多的认识还在继续……
  祝榴我们全体!

标签:通向 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