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脱贫攻坚 > 脱贫攻坚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20-01-09 00:39:49 来源:东星资源网

                 信任从沟通开始---改善医患关系征文 老金就医的故事 作为一名医生,在临床工作中,越来越认识到取得患者信任的难能可贵,往往只有在医患双方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才能顺利开展诊疗工作,让患者最大程度的受益。而信任的获得是从点点滴滴的沟通工作开始的,每一天的工作也不再是单纯的驾轻就熟的诊疗,而是面对不同患者及家属的诸多问题耐心的解释,获取信任似乎也成为职业成就感的一部分了。下面讲一个老金就医的故事。

   住院治疗,外科还是内科? 老金70岁了,和很多老人一样,退休后来北京跟儿子生活。老金身体情况一般,有高血压、糖尿病,还得过一次脑出血,家人照顾的不错,脑出血恢复的挺好,日常生活能自理。

今年3月份的一天,老金突然出现了头昏、恶心、呕吐,右侧肢体活动不灵活,很快不省人事,家属急忙拨打120,老金被送至我院急诊科。很快进行头颅CT检查,弄清了病因:大脑左侧基底节区出血。神经外科大夫前来会诊:“符合高血压脑出血特点,目前没有脑疝表现,因处于是急性期,病情可能进一步变化,建议尽快收入院,先保守治疗,如出血范围扩大,随时采取手术治疗”。患者家属商量了一会,迟疑的表示:“既然暂时可以不手术,不住神经外科行不行?” 作为神经内科值班大夫的我被通知去急诊科会诊,面对家属对治疗方式的质疑、对费用的询问、对疗效的判断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我知道,家属固然关心老金的病情,但从眼神、语气也感觉到一丝丝的不信任。我认真询问了病史,查完体,看了辅助检查资料,和老金的家属交待了病情,尤其针对他们的问题一一做了详细解释:首先诊断没有疑问,主要是在哪个科室治疗的问题:先住神经内科也可以,病情变化有手术适应症时随时再转神经外科。两个 科配合好,不会影响治疗;
第二就是治疗效果的预期:人过七十古来稀,老人基础疾病较多,很难恢复到发病前的状态,我们一定会全力救治,但患者病情还有可能加重,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第三是费用的问题:费用的多少取决于病情,病情平稳还好,如果病情加重,需要上更多的治疗手段,费用自然就会多。家属最后终于表示:住神经内科。但反复强调:我们可是自费,经济情况不好,希望尽可能节省费用,于是老金收入我科治疗。

呼吸衰竭,救还是不救? 脑出血发病后的前几天,出血周围组织会逐渐出现水肿,但颅骨内容积有限,脑水肿常导致颅内压增高,虽然使用了足量脱水降颅压药物,老金病情还是加重了,逐渐进入昏迷状态,肺部感染、应激性溃疡出血接踵而至。更要命的是,为了挽救生命而使用的甘露醇,使老金本来脆弱的肾功能进一步恶化了。根据肾内科医师会诊意见,停用肾损害的药物,如果肾功能真恶化到尿毒症程度,只能依靠血液透析了。幸运的是停用甘露醇后,老金没有出现血压剧烈变化,也没有频繁呕吐等高颅压症状,而肾功能指标也好转了。

由于患者意识不清,咳嗽反射减弱,痰液排出不畅,感染控制不理想,高热不退。血气分析提示已经存在呼吸衰竭,必须要立即采取措施:气管插管,使用呼吸机进行支持。上呼吸机费用高昂,而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老金入院所交的押金所剩无几,向家属交待病情及治疗措施后,家属要求 “先抢救,后缴费!”。

家属是有钱不缴还是真没钱呢?如果治疗效果不理想,家属会不会不缴费了呢?这些念头浮现在脑子里,但救命要紧,只能先不管费用了。迅速给老金清理了气道,插入气管插管,连接好呼吸机,慢慢的老金呼吸变得平稳了,脉搏氧饱和度也逐渐回升了。上机后第二天老金意识有所恢复,能叫醒了,第三天,体温基本正常,能认得家人了。

家属仿佛看到了希望,主动交了一部分费用。但每次都是催一次,交上前次欠费,没两天又欠费了。感觉他们不是真没钱,是怕交了之后,多交多花,有去无回。为打消他们的顾虑,每一次检查治疗的费用及必要性,我给他们交代的更细致了。

康复治疗,做还是不做? 经过重重艰难险阻,老金终于闯过了肺部感染、脑水肿、电解质失衡、肾功能衰竭等关卡,转危为安,意识清楚,生命体征平稳,只是右侧肢体活动困难,吞咽困难,饮水呛咳,失语,能部分听懂语言,表达困难,按照常规,病情平稳就是进行康复治疗的时机了,错过是治疗时机,有些功能再恢复就会很困难。家属表示:康复治疗该做就做,费用再说。经过一段时间康复治疗,老金奇迹般的站来起来,在家属搀扶下能缓慢行走了。

病情反复 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吞咽困难,呛咳,存在误吸,老金再次出现发热,胸片检查提示肺部感染再度加重。家属工作忙,没时间来,电话里说:“积极救治,绝不放弃!”而对费用只字未提。生命无价,治疗时机万不可失。在科主任的指示下,我们继续 抢救着、治疗着。

痊愈出院 经过积极抗感染治疗,老金病情再次化险为夷,可以出院了。家属说着充满了感激与赞许的话,眼神透着真诚,没等我开口说费用的事,他们早早地说道:“张大夫,两万元的欠费已经交了,让您为难了!出院多给我们带点药!钱不是问题!”当然,按规定我只开了2周的出院带药,并且预约好了门诊复诊的时间。

老金的病情一波三折,我感到花费精力最多的不是诊断治疗,而是面对家属的质疑、不理解、随时有可能欠费、不断的催费,与他们的沟通过程最为艰辛。在交流时家属对医务人员言语上虽然是彬彬有礼,但不难看出,家属绝非不愿意为患者治病花钱,也不是经济困难到出不起诊疗费用,而是对医生缺乏信任。

老金的故事在我们的行医过程中会继续反复上演,现实中我们也不得不面对。患者对医务人员的信任程度的降低,有许多深层次的社会问题。钟**强调:医生不要总是怪制度,要有改进自己的精神;
医生要站在患者的角度来思考,要同患者一起战胜疾病。“一个医生很真心很诚恳地对待一个患者,患者是看得出来的,会相信的,不怕患者录音”。

行医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更加表明,充分而且真诚的沟通的重要性。

医患之间不是对立的敌人,医生和患者本应该同属一方,是亲密战友。在目前医患关系较为紧张的情况下,更需要广大的医护人员充分意识到这一点,树立医患同心的观念,履行对患者负责、助患者康复、为患者着想的神圣使命。总而言之,在医疗手段和诊疗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医疗服务的人性化、个体化日益受到关注。作为掌握有丰富知识的专业人员,我们应当不断夯实专业技能,增强自己的人文情怀,积极地为改善医患关系做出自己有益的努力,最终方能获得患者信任。

本文来自http://www.zaidian.com/

标签: 征文 医患 信任 信任从沟通开始---改善医患关系征文 医患沟通的重要性 加强医患沟通的方式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帮助

Copyright @ 2006 - 2020 http://www.hedybrida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星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