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文秘公文 > 打黑除恶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12-02 07:04:18 来源:东星资源网

  前几日看到一篇文,里面有一段有意思的对话。有人问什么是作家,一小孩答:能作到家,就是作家。我大惊。

  

  合上围庭大哥的《今生相遇自己》,不知何故,这个故事突然窜到了我的脑海里。围庭大哥他不是作家,这本书也不是作家所写。我希望他永远不要成为作家,至少不要成为这个小孩眼中的作家。古话说,无知者无畏,看到这个故事的作家们,大可不必红着脸和一个小孩着急。既然说到了这本书,就说说我粗浅的读后感吧。

  

  在我看来,《今生相遇自己》是一本写给自己的书。我猜这也是他为何命名为“今生相遇自己”,而不是“今生相遇别人”的一个原因。

  

  记得有一日,我和围庭大哥在博客上用纸条传话,我说我读得很小心,到现在还没读完,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真诚,二是散淡。他很快就回话了:我很欣赏民国时文人的散淡,以性情入文。听听他在这本书的自序中是怎么说的:

  

  现在散文做法之多,令人眼花缭乱。我的态度基本上一是了解,二是不轻易为所动。这想法基于世道浮躁,人都想标新立异,别被别人蒙了。另外觉得散文是个人气质和经历的体现,真情才是散文的生命线。一篇散文若不用真心去写,文字再华丽,气势再大也只是虚饰的墙纸,假以时日终会剥落的。

  

  难道这只是作文之道吗?显然不是。

  

  原来围庭大哥在那个秩序足够混乱,文化却空前繁荣的民国,取水煮茶已有好一阵子了。当然,他也喜欢咖啡,喜欢饮酒,喜欢行走,喜欢和一群趣味相投的朋友在一起,吟诗作对、抱琴听曲……一杯咖啡,背后可能蕴藏着一段让人怀恋的故事;饮的是酒,品的可是深过千尺的友情;(www.9xwang.com)有时候他一人,有时候和好友一起,在行走的路上,他习惯钻到历史深处去,一边抚摸长着青苔的桥栏,一边在水中打捞跌落在里面的远古月亮;或者,对一条已经陌生了的马路,他感慨唏嘘……工作之余,他把这些闲事和唏嘘用文字记录下来,集结在一起,就有了这本书——《今生相遇自己》

  

  从《今生相遇自己》的文字里可以看出,围庭大哥的经济条件相对宽裕,不然莫说到外面行走一趟的花销,就是一杯星巴克咖啡,像我这样寒酸的人,如果细腰不答应,怎么会有奢侈的诗情产生?狠心喝罢,肯定会和自己的馋嘴干上一架:妈的,一周的工资又不见了,让你馋!啪啪抽几巴掌都不解气。如果说《今生相遇自己》是一个婴儿,那么没有奶粉钱的话,他会长得和现在一样,这般健康可爱吗?本来,文学或者艺术是饭后余事嘛。曹雪芹只有一个,余秋雨等却可以有千千万万。

  

  我希望围庭大哥有朝一日会成为这千千万万分之一。

  

  看完后,我就想,这个在开封的小街上,“一手拿着烧饼,一手握着酒瓶,仿佛一个在阵前横刀立马的将军”,到底是一个怎样有趣的人。吃过了鸡蛋,我和那个妇人一样,还想见见这个下蛋的鸡。如果有一天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里,我偶尔遇见一个不苟言笑、着装齐整的人,他边看边走,边走边想,这个人会不会是围庭大哥,或者是他熟悉的朋友,比如“趣胜堂”成员之一?芭蕉姐如此说他:“围庭君有侠客心肠,喜欢独自游走,公务的繁忙只让他的小思绪暂时退却角落,一旦得空,便要出走。若披上斗篷即可穿越旧时空,围庭君定然是一个身佩宝剑独闯天涯的游客,目光忧郁深邃,风餐露宿无所谓。”

  

  这几日不经常加班了,心情大好,下班后喜欢跑到某个清静的公园里走走。公园里有人拉二胡,有人唱小曲,还有人聚在一起轻声细语地说话。正值槐树开花,春天的绿气和槐花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闻着舒服极了。槐树下,无意间听到一对恋人的谈话:

  

  男:这花好香。我给你摘一朵,戴在头上铁定好看。

  

  女:我才不要了。那有桃花好看。

  

  男:可能真没桃花好看,也没桃花妖艳。可是我记得清楚,小时候,特别是夏天,我们几个小屁孩喜欢到槐树下耍弹珠,外面热得要死,可槐树底下凉爽得很;而且,槐花可以做菜,香着了;槐花籽可以入药;还有……

  

  女:你烦不烦啊,这有什么说的。你现在又不是小孩了。女孩生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当着那么多人面,敢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了。我竟然莫名地为他担心起来,不知他现在还好吗。皇帝又不是作家,会不会怪罪于他。如果说时光可以倒流,我想这两个小孩肯定会是好朋友的。

  

标签: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帮助

Copyright @ 2006 - 2019 http://www.hedybrida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星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