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大学生 > 情感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20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朱和风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生于绍兴,大专文化,现在宁波日报社会新闻部工作,曾在《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和《羊城晚报》等报刊发表通讯,有作品被全国40多家报刊、网站转载,曾获全国晚报社会新闻一等奖等多项新闻奖。有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在《青年文学》、《东海》和《散文百家》等多家文学刊物上发表。
  
  飙车
  
   考取驾照还是多年前的事。当初的意思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如果没学驾车这手本领,等于一个文盲一个弱智,所以起早摸黑比入党提干还自觉地积极努力学驾驶技术,争取尽快尽早地混入这个驰骋祖国大好河山的革命队伍。40多天的刻苦,也有曲折和苦难。考绕桩时,车子的尾巴就是不听使唤,把个红外线控制的竿子撞得东倒西歪。淘汰出局的我不想成为一个混入革命队伍的投机分子,继续一如既往拜师学技从零开始,始终牢记有过血的教训的前辈们的谆谆教导:驾车上路安全第一。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关斩隘的努力后,我拥有了一本黑皮驾证,攥在手中一个数字、一个文字地研究本本上的意思,有中彩得奖的兴奋和骄傲,而且手也痒痒得马上想去拨动方向盘,威风地驰骋大地。朋友有一辆废弃给下面工人跑龙套的老式奇瑞手动档小车,听说我驾考过关前来祝贺的同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把那辆奇瑞小车的钥匙交到我虚拟过无数次驾车上路的手中。第一天驾驶这车,心里有点慌兮兮,道路的两旁可是鲜活的人呵,这等于随时会将和谐的道路造成一条血路。小心加小心,十万个小心地爬行,其中的过程伴随着熄火、空档、催命的喇叭尖叫声和我的虎视眈眈。后来,考虑到白天人多路堵,就幽灵一样夜间驾车熟悉道路和交警设置的要关。终于悟出一点道道,驾车心不能慌,切记遵守交通法规,一个人的失败不是被别人打败的,往往是自己打败自己。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一段时间后,我驾驶这辆奇瑞车的技术到了比较熟练的地步,就跃跃欲试着能去外面舒展地飙车一下。终于逮到一个机会了,一次去奉化溪口镇的跸驻,新开通的高速公路还没有电子警察贼亮的眼瞪着驾车人,看到光风霁月的窗外景色,一浪一浪扑面而来的葱绿色,竟有猪八戒回到高老庄的心花怒放,就踩大油门流星一样飙起车来。此时,窗外的山、树、河,都一闪而过匆匆落在我的身后,惟有蓝天白云在拥抱着我和那车,而灌入双耳又是湍急的流水一样的酣畅声。车不卑不亢的高速驰骋,像是一枚老式留声机里触摸着唱片的针,正贴近着大地这张美轮美奂的唱片,那车轮驳离束缚所发出的“吱吱”声,有漫漶着乐感的飒爽,心也随着这驰骋的车有略微的失重感和升腾感的愉悦。
   人的天性不喜欢被烦琐的世事缠绕,憧憬着自由自在地飞翔。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缺少的是宣泄,世事俗规的羁伴,我们虚伪地循规蹈矩地恪守着那些陈芝麻般的条框,绝不敢越雷池一步,手段麻辣地压迫着自己。而飙车时渴望的那种无所羁拌、无所牵挂、无所忧虑,有点人性的复归的惬意和放开手脚的淋漓。
   驾车碰到转弯抹角的地方是一种享受,你轻启方向盘时能听到车轮战胜曲折的那番优雅的滋滋声,而且车轮流畅的移动,能够感悟到征服和超越对方的自在。
   开车的人也有几怕,当然我是不怕交警的,我遵守交法我怕你干吗?我所怕的是城里的出租车和公交车,出租车司机抱着时间就是黄金白银的先进理念,将车开得飞快,在道上绝对不会讲温良恭俭让,常常出人意外地超越你,而公交车司机开的是公车,拿公交车当霸王车开,赳赳武夫一样轰轰烈烈地压在道上挤你让路。这两种车对驾私家车的人来说,十有八九都和我一样有点怕。还有是出城上高速怕集装厢大卡车,这些车开得不快,但这车像是巨无霸,庞然大物一样颠颠悠悠地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明明此车是平正地在行驶,但感觉上好像有点倾斜,你驾小车到达它的边上会有高山仰之的渺小感,仿佛这集装厢随时会像危楼一样倾倒下来,然后将你压扁成纸张。所以当我驾车碰到集装厢大卡车时,避瘟神一样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它,减少心理上的压抑感。
   我们现在车多了,学驾驶的人也和风细雨后勃勃生长的小草一样兴旺。但在市区驾车,感觉是非常地不爽,碰到前堵后拥动不得车身时,情绪低落得一塌糊涂,既不能踩油门冲出重围、也不能展翅飞翔,算了一条道上走到黑了,只有执迷不悟地铁了心似地盼望交警解围。现在,我的破车就泊在单位的车库里,总觉得市区驾车比不上骑“电驴”方便,再说石油告急,中东战争常年不息。为此,我常杞人忧天,宁波这么多的车,我们的车钥匙一转,就是一口油田的喷溅。这个世界用油的车太多,地球总有一天会瘪塌掉,会出现火星撞击地球一样的人类生存的危机。当我将这番话说给朋友们听时,他们说你可以去竞选联合国秘书长了,因为你考虑起世界性的大事了,你不得了了!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丢失了电动车,骑雪藏了多年铃也不会脆脆地发声的,而所有铁构件却会“吱嘎吱嘎”地叫的自行车上班觉得累,还要担心多骑了胎会突然瘪气,很多时候就乘三路公交车去上班。三路公交车到上单位的沿途要停靠7个车站,经过的都是市区的繁华之地,也有一些休闲的公园广场。三路公交车上有电视有歌声,经常听到的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歌词不用经过大脑过滤,简单得像是白布一块,连日来经常看到坐在公交车上的小学生也很顺趟地跟着哼唱,学生们如果背英语单词也能这样简单就好了。
   男性总是花心一簇一簇的,而公交车又是一个流动的公共场所,上下车的女子总是像流水一样源源不断。某天我坐在最后排,看到上来一个穿紧身低胸衫、超短裙长靴的女人,头发上还很妖艳着绺绺蓬松的黄丝,瞬间引起了车上男性们不怀好意的关注。也是到站的时候了,我就起了借机正面偷窥靓妹姿色的花心,趄趔着向前,正好那女子猛回头,却看到脖颈如腐竹一样的衰老,有吓退千军万马的恐怖,原来她已经不年轻了!
   有一天早上七时许,与一个六十出头的男子一起上公交车,到了华慈医院停车站,上来一个和这位男子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她和这男人竟相当程度地熟悉!一上车两人就紧靠在一起嘘寒问暖,然后是喃喃细语,只差热恋的年轻男女间的打情骂俏了。“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可以等待……”在那首丝丝入味地低吟的歌声中,我有点不太光明正大地听到女人对男人说,一起去鼓楼大众舞厅,阿拉老头这几天去乡下了,反正你的老太婆也不在。那男的很开心地眼睛放电起来,用手搭在女的肩头,女的手也勾在他的腰际眼睛也开始放电。这时,我突然想到,老房子总容易着火,却越烧越烈火焰熊熊。
   还有一次上夜班,在鼓楼站上碰到腿有疾的朋友林先生,他去天一广场附近看望朋友。我们多时没有碰面了,竟在公交车上短促相聚,都很激动。聊着聊着就到了他该下车的站头了,当他下车时,我送他去车后门。他下站后,公交车马上发动起来。静止的车在一个紧急的启动过程中,车厢刹那间前仰后翻起来,我突然感到自己后衣襟被一双手用力地拽住。难道是大胆的窃贼伸出了第三只手?回头用双眼一瞥,是一个很妩媚的年轻小姑娘拽住了我,一张姣姣的脸还靠在我的背上。她看到回头的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这车动荡得厉害,我是下意识觉得自己要倒下去才抓住先生的衣裳的。对着含羞娇柔的姑娘,我很像周星驰在《大话西游记》里说无厘头地说,只要美女不倒,男人成树桩也值得!说得小姑娘一阵莞尔。
   公交车总是在城区里行驶得不紧不慢,就像是原野上的马车,如果经常专心致志地跟紧着乘固定的一班公交车,陌生的男女之间相逢的概率总是很大的。久而久之,都会面熟起来,有时候还会开腔搭讪。就像一群陌生的人跟着旅游团去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作五日游,第一天大家互不相让争座位,第二天点头哈腰作相互介绍,第三天一起喝酒打牌聊天,第四天各留通信地址叙友谊,第五天称兄道妹盼以后有机会一起再旅游。公交车坐多了,也有旅游团的效果。我以前看过一篇小说,两个上夜班的少男少女,在夜行的公交车上从认识到最后相恋成亲!因为公交车的速度比飞机慢N倍,所以公交车上也会有传奇的故事。而现在的公交车上,乘车的老人比较多,他们,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可以等待!作为曾经是琼瑶的粉丝的我,真恨自己没有琼瑶的才情,许多公交车上的故事写部小说,一定也是很畅销的!
  
  关于独身
  
   女人的最大骄傲是十月怀胎和哺育孩子,女人总觉得男人制造了下一代后就游手好闲了,骂男人、怀疑男人花心似乎成为许多女人的嗜好。我有一个朋友,也不花心,人也挺老实巴交的,因为前妻的一次怀孕流产,他也很痛苦,只是表现方式不对,借酒浇愁。前妻就说他,我生了孩子你来摘桃子,我流产你还喝酒,这痛苦你知道吗?丈夫赌气说性生活中我又不强迫你,这流产的责任你也得担一些。谁料从此开始,两人就永无宁日,后来只有分离。
   前几天,我碰到这个朋友,他说独身生活好是好,但中国缺少的是真正的独身主义的土壤。中国现在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独身主义也处在初级阶段中,虽说独身者倡导的是踏踏实实的计划生育工作,但在单位没有享受独生子女一样的优惠政策。生活中又占着父母的家园,父母亲总是要我去不断地相亲、相亲,还每天对着我老牛似地沉重叹气。
   离异或独身,现在好像时髦起来了。有许多前卫的男人和女人,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奉行独身主义的哲学。我也觉得独身确有不少好处,一是没有人来干涉、二是不受家庭子女的拖累,三是自己有事自己解决。独身的女人不会遭到男人的家庭暴力,独身的男人也不会遭到女人的河东狮吼。与异性交往、周游四方都非常自由。而如我辈,晚上如果有个异性来电约喝茶什么的,心里就怕,怕妻子用审视的目光四面八方地看着我胆震心惊,好像我有外遇了,于是只有坦白从宽一样地说明,然后快去快回。
   对于独身,我非常崇尚哲学家、逻辑学家金岳霖,他当年非常爱慕被胡适称之为才女的林徽因,但最终种种原因没有结为伉俪,一生成了独身主义的践行者,以养红冠雄鸡和讲授哲学过日子。现在,也有许多打着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旗帜,最后成为独身的男女。他们虽然表明是独身,但他们找“一夜情”,在网上找异性,甚至发展在同一屋檐下男女同居。对于同居,我认为这很像小偷行动之间先踩好点留好后路,不必负责,却又可以占有价值不菲的东西一样。因为,他们在不排斥性和共同生活的前提下,组合起不是家庭的家庭。而我认为,同居又是一种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活动,有家庭而无夫妻之名分,是貌合神离的结合。就像进入革命队伍中的思想品质不纯洁的人一样,碰到革命的低潮时,就做好了随时随地走人甚至出卖党的心理准备。
   结婚的男女之间,也有同床异梦的版本。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说,称之为独身的同居者们抛弃的是“终极与永恒”,眷恋的是一时的新鲜和美丽。但同居者们也会日久生情,因为是同居,总有各自心仪的地方,许多同居者最后正了名分,组织家庭生儿育女,于是我相信一个人是不会自动放弃到手的好事的,除非这个人要去找心理医生了。同居如果成为试婚,也未尝不可以在一些开放的男女中试一试。
   生活中,做女人比做男人苦,但在工作中,男人承担的总是太多的压力,就连工伤事故中,死伤的往往多是男人,只是女人喜欢保持着如火如荼的自我爱怜,她们感情世界很自私,她们对家庭、子女的点点滴滴,比男人更细腻丰富。而且女人对于打扮之类的特别有激情,她们每天照镜子的概率比男人高出数倍以上,当社会的道德允许她们裸露身体的部位后,女人都会迅速地去走光。而男人呢?有许多的缺点,男人很少会顾及家庭和子女,男人总是自恃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在外喝酒应酬也是闯世界,蛮横地要求女人待在家里。男人还不善于婉转说话,有时死要面子活受罪,认为跟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没什么可讲的,结果双方就起了隔阂,日积月累就成了厚厚的一道墙,推也推不翻了。
   我个人认为,男女之间的爱情在恋爱中表现甚烈,而结婚就是真实生活的开始,爱情不谈了,风花雪月没有了,生活才是第一。但是,爱情这东西始终贯穿于生活中。美国作家欧?亨利的小说《麦琪的礼物》中,丈夫为让妻子漂亮的头发有个美丽的发卡,出卖了自己的金表换取一个发卡。而妻子为使丈夫珍贵的金表有根相配的表链,剪下自己的一头秀发出卖,买回一条金链,结果彼此的美好愿望都落空了。酸涩的故事中却流淌着温馨,表现了贫困中无私的爱情的美好与纯洁。我读书时是轰轰烈烈的“文革”,这样的小说是读不到的,是后来才读到的。我现在咀嚼着这篇小说,仍坚信着结婚后的夫妻之间,爱情是无处不在的,只要我们善待自己、善待自己爱人,那种平凡的爱情就会有所发现的。所以,我反对离婚、反对独身!

标签:有多少 可以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