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排比句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七七本不叫七七。也许是她农历七月七日生日,也许是她同普通的小女生一样疯狂地爱着曼联的七号贝克汉姆,也许是她总爱在食堂第七号窗口打饭,也许是她总在学校的大钟敲第七下时气喘吁吁地冲进七班教室……于是,也不知是谁先叫起了这个名字。大家觉得顺口,七七听着顺耳,久了也就改不了口。
  
  童 年
  
  尽管七七常说:“一个人不能总回忆过去,那说明他没有把今天经营好”。但是七七还是很怀念童年。每当七七躺在床上半梦半醒的时候,她会十分努力地回忆小时候的事情。结果是无奈的,七七仿佛被人灌过失忆药,除了几个抽象的片段一闪而过,再也想不起其他事情。这的确是一件让七七恼火的事情,于是她便缠着外婆讲她小时候的故事。
  小孩子的童年基本上大同小异,不是尿床就是出各种各样的糗,七七也不例外。
  譬如,七七幼年时每天都系着比自己还长的围裙,在阳台剁白菜喂鸡,结果被抢食的鸡把衣服啄得浑身是洞,惨不忍睹;或是把爷爷的宝贝菊花的叶子剥光了,碾出绿汁,美其名曰:做草药,结果被爷爷满院子追着打;有一次,阿姨教七七:“天上飞的,而且‘嗡嗡’叫得声音很大的东西叫飞机。”于是七七指着一只偌大的苍蝇兴奋地大呼:“飞机,
  七七小时候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很多疤。
  先从脸上说起。3岁时,七七戏剧性的给爆米花机炸伤了,在左太阳穴下方一寸的地方缝了三针,注定往后的日子七七只能留樱桃小丸子的发型,因为要靠刘海来遮一遮疤痕。七七右脸的中间也有一个圆得夸张的疤痕,那是元宵节观灯时,被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的一个烟头烫的,从此七七极恨吸烟的人。七七光是脸上大大小小的疤就有五六处,身上也不“太平”;那一米粒般的疤,是七七这个倒霉蛋刚好经过厨房时,劣质高压锅爆开,喷了她一身灼人的米粒。
  客观地讲,这些疤并不影响七七的可爱,但她心里的疤呢?
  
  走出围城
  
   每当别人羡慕地惊呼:“你爸妈都是律师呀厂七七总是淡淡一笑。这一笑在七七14岁前是骄傲,而在14岁后却变成了一种无奈。
  七七从小看惯了爸妈帮别人打离婚官司,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离婚官司会打到她们这个幸福的家庭里。七七管这叫“一山不能容二虎”。
  SKY问七七:“两个律师吵架是什么?”
   七七苦苦地笑了笑:“精彩。”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七七对SKY说。
  七七体会到了恐惧的滋味。在她眼中,“家”似乎成为一支点燃的香烟,被暗火吞噬着,慢慢地消亡,化为一缕缕抓不住的青烟和一撮灰白惨淡的灰烬,风起,湮灭。
  七七放学后,总在外面漫无目的地游荡,然后随便吃点东西填一下肚子,因为家里的碗碟早已被当作“武器”,成了一堆碎片。华灯初上,七七在黑暗中老是找不到家门的锁孔,感觉如此陌生,让人不相信这是曾经让七七幸福有如公主的家。门最后“吱呀”一声开了,像是吟着咏叹调。屋子里静得要可怕,七七的木拖敲击着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她不想开灯,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她怕看到客厅那个张牙舞爪的电视机,前天在“战争”中,电视机“牺牲”了,只剩下一个没有屏幕、张着嘴的空壳。
  七七一头倒在床上。昨天爸爸的巴掌还让脸发麻,七七发现爸爸偷听妈妈的电话,便如实告诉了妈妈,爸爸认为七七出卖了他,给了七七两记重重的耳光。
  父母之间的战争随着法院的宣判终于结束了。七七跟了妈妈。
  当你觉得自己不幸时,应该为自己不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而庆幸。
  
   窗外
  
   在此之前,SKY在七七眼中是个很怪异的男孩:人前灿烂的笑容常挂在脸上,人后却一语不发,忧郁得让人伤感。 在此之后,七七认识了藏在笑容后面的SKY。
  七七和SKY是同班同学,但大半学期过去了,他俩除了在球场上切磋球技时会对骂外,再也没有其他对话。
  篮球是他俩的第一生命,也是他俩惟一的交点。七七喜欢打完篮球后大汗淋漓的感觉,SKY中意篮球场上自由的驰骋,他把这叫释放自我。有一阵学校流行男女混合打,也不知他们是怎样走到一起,并神奇般的打遍全校无敌手。七七赢球之后总是拍拍SKY那头发几乎短到没有的头,此时是七七最无忧的时候。日子像白开水一般过着。知道妈妈要接她去南方读书时,七七才猛然发现她对SKY是如此眷恋,莫名的。
  七七对SKY说:“晚自习后你能送我回家吗?”
  “好。”
  晚自修后,人群渐渐散去。七七第一次和男孩独处,一路上只顾自己低着头走。二人哑然。突然七七猛然攥住SKY的手,顿时,她像耗尽了毕生的勇气,月光发出的微弱的光根本掩不住她脸上的绯红。
  SKY却显得更懦弱,他挣脱了那只许多男孩都想牵的手――他承认,七七是有吸引力的。
  “求求你别这样好吗?”
  七七辛苦积累的清高形象一下子就被摧毁了,她的矜持瞬间荡然无存。
  接下来的一段路,两个人始终没有打破沉默。
  “你家到了,你就送到这里吧,让我自己一个人走走。”七七轻轻地说,声音苍白。
  与其说是SKY送七七,不如说是七七送SKY。
  SKY回家后,七七却返回了学校,校门早关了,她只好翻墙,差点摔个半死。
  “今天就睡足球场的草地吧,还可以看星星哩。”七七自言自语。
  SKY绝然想不到七七会骗他。七七是住校生,她根本就没有家,难道回那个有陌生女人在的家吗?那个家是不属于她的。为了同SKY一起走这短短十分钟的路,七七竟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一连七天,天天如此,谁也不知道深夜的草尖珍藏了一个女孩的泪。第七天晚上,天气变了,七七身上穿着SKY刚脱的运动服,还带着体温的。
  一路上,两个人仍然沉默不语。
  快到SKY家的时候,七七发现SKY的表情有些异样,像是强忍住痛苦一般,然后慢慢地说:“我爷爷走了,食道癌,活活饿死的。”
  七七愣住了,等回过神来,已被SKY甩在后面。
  “SKY!”
  SKY一步步地向他爷爷的灵堂走去,很平静。七七知道他不会回头。 天空飘起了微雨。好烦。 “我也会走的。”七七笑了,笑得很诡异,以致招来路人的侧目。
  
  最后―次
  
  暑假第七天,七七已经收拾好行李,晚上10点的火车将带她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因为妈妈在离婚后只身去了南方,她需要有个依靠。七七想再去看看自己生长了16年的小城,这是最后一次。
  学校自然是她的第一站。七七把自行车扔在地上,然后开始绕着操场跑,歇斯底里的。汗水浸透她的衣服,风一吹,竟有些冷。
  原来的家,七七没有进去,不是不想进,而是家里大门的锁换了。
  在楼下七七望了家最后一眼。阳台上的女人衣服飘来飘去,像要赶走她一样。
  湖心路的杨柳舞着,七七却再也没有了折杨柳做成帽子戴在心上的心情―那是她小时候最乐意做的事。她忽然想到古时候离别人们要折柳的,她很希望此时也有人折柳送她。
  游荡到了傍晚,总算碰到了朋友。彬见到七七,很高兴的样子,并请她去喝咖啡。七七微笑:“你是要我充当你和斌的电灯泡吧。”彬一脸幸福,点头。七七想反正要走了,做一回好事也好,就跟着她去了咖啡店。
   上天总会眷顾人。
   角落里,斌和另一个人在聊着,原来斌也找了“电灯泡”,是SKY。七七仿佛几个世纪不见他了。
  在咖啡店,七七仿佛成了多余。她看看表,8点,不早了,于是她告辞。一阵酸酸的味道徘徊在她的心里,涌上来,想要化为泪水。
  七七妈妈说七七的眼泪贱,所以七七决定这次不哭。
  刚过斑马线,便听得有人叫她,七七以为幻觉,没在意。直到SKY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追过来拍拍她的肩,七七才确定这不是幻觉。 “好无聊。我送你。”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七七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日剧当中。 到SKY家门口了。 “你――喜欢――我吗?” “……”摇头。 “那么,再见!” SKY一直目送着七七消失在黑暗中
  
  SKY的话
  
   我是SKY。
  我是七七的宿命。
  整个夏天,只剩下我一人在发抖,像个委琐不堪的侏儒。我以为七七只是暂时离开。可转眼,学校的栀子花又开了。去年的五月,七七还调皮地把花儿插在我头上,笑容如花。
  七七说五月的天空最纯,就像我。我觉得我不是最纯,而是最蠢。
  有时我会恨七七。我是孤独的,尽管我每天都将笑容挂在脸上。我的话不多,即使在七七面前。我承认我的自私,我害怕我们之间这种惺惺相惜的关系会变质,七七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我有哭的冲动时,便会想到七七,我们不能成为弱者,因为我们有爱我们的妈妈。可她忽然消失了,这比欺骗我还可恶。
  关于七七的手。我的这双手,在未确定可以带给她幸福时是不会牵她的手的。七七也许气坏了吧。而现在,哪十白是看她一眼也好。我最后悔的是上次七七叫我与她合影时,我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竟拒绝了她。不过就算有照片又有什么用。
  最后见七七那晚,她问我喜不喜欢她,要我怎么说才好呢?我摇摇头。七七一句“再见”简直是撒谎,还有可能再见面吗? 我木讷,不懂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如果有机会,七七再问我喜不喜欢她,我还是会摇头――然后看着她的眼说:“爱你。” 真的,尽管我觉得我说这些有违自己的一贯作风,况且,我现在也承认担不起爱的责任。
  
  后来
  
  后来的事谁也不清楚。上帝也是。 多年以后,七七听到一首歌,电台播的情歌,很旧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七七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美好的影子,栀子花馨香的季节,似乎淡忘的一切。
  天很蓝,好像并不忧郁。七七在别人不可理喻的眼光中,傻傻地用心读了几米的作品,不多的字,怪异精致的画,却让七七感动得要命。
  七七全然忘记了SKY,就像她记不起童年一样。
  七七还是会笑,还是容易掉眼泪。只是她相信几米说的:
  看见的,看不见了
  夏风轻轻吹过,在瞬间消失无踪
  记住的,遗忘了,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
  看不见的,看见了
  夏风轻轻吹过,草丛树叶翻舞飞扬
  遗忘的,记住了,乌云渐渐散去
   一道柔和的月光洒在窗前
  七七彻底长大了。

标签:栀子花 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