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文档大全 > 面试技巧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或许是秋天来了,风显得更加寒冷,吹下了叶子,吹散了花,也吹痛了我的心。   风真的很冷,我缩头缩脑地徘徊在街道上,有失我以往风度。虽然很早就放学了,可我不愿回家,又无所去处,只得在凄冷的街道上优哉游哉。
  许是我累了,便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最后干脆就躺在上面了。我一边玩弄着手指,一边想着她。她叫柳郁,自小和我很好,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吧。记得她有一头如柳丝般的长发,加上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是很文静很漂亮的那种女孩。可她现在去了美国,怕是再也不回来了。或许,她是我惟一挂念的人,我的日记里每一页都写着她。我喜欢她。
  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自从她走后我们就很少联系,我已经半年没有她消息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忘了我,但至少我不会……
  “对不起,请问××花园怎么走?”有人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有些生气,没理会那人。“嘿!”那人又打扰我。我打量了那人一眼,是个女生,她的眼眸格外清澈,很像郁,可没有郁的那种文静,换上去的是几分天真烂漫,再配上一身比较前卫的打扮,咋看去都是个漂亮的女孩……
  “你……你怎么这样看着人家……”她脸红了。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慌忙把目光投向别处。接着,她又问了我一遍××小区怎么走,我说我家刚好也在那,我们同路。
  和她走在一起,我不知怎么便忘了所有不快的事,包括下午和老师争吵。她总能把我逗笑,她谈论的话题都很有趣。我知道她是一个快乐的女孩。
  平日里漫长的道路今天却显得很短,我似乎有些沮丧。但我惊奇地发现,我家对门的空房已有人居住了,而且就是她家。
  听父母说,她家本是外地的,因为父母工作的需要搬到这里。我回到房间,不知怎么,竟暗地里谢天。
  第二天清早,我还梦里想郁呢,却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
  是谁这么没素质?选我心里暗骂,极不情愿地去开门。
  “怎么?是你……”我呆了,就是昨天的那个女孩。我还是很快回过神来问她:“干什么啊?”“当然是上学去呀。”她拎着书包,微微一笑。“不会吧?这么早啊!”“那好,我先走喽,拜拜。”“别!等等我。”我赶忙甩上门,用比平时快二百倍的速度收拾好一切,还没来得及向父母说再见便被她拉走了。
  她把我拉到楼下。
  “喂!你在哪上学啊?”我忽然反应过来,问道。哪知她听完竟哈哈地笑了,然后说:“笨蛋!和你一所学校,还同班呢!”“什么?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是哪所学校哪个班的。”我才不相信呢!她却指了指我胸前的校徽,强忍着笑说:“昨天我去报到,老师把我分到三班,最后还提到你来着。”“提到我?说我什么?”我很是好奇。“老师说你是个笨蛋。”她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可以说是愣住了,是真愣住了。只因为吵了一架,老师竟然这样说我……
  回神之际,她忽然推了我一下便跑了,还边跑边喊:“笨蛋,来追我啊!”我这时只是在想,是追还是不追,不追就让她跑了,可追了我就成笨蛋了……我甘愿做笨蛋,结果飞也似的追她去了。
  “喂!等等我……”她跑得真快,不过还是停了下来,因为我已是气喘吁吁了。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我身前,跟个兔子似的。“笨蛋,不行了?”她拍着我的肩,把我当小狗一样。“喂……”“你追不上我。”她抢了我的话。“喂……”“不要老‘喂’了,我叫宋怡秋,叫我秋好了,你叫陈默吧?”原来她叫宋怡秋,我竟然一直忘了问她的名字,真是衰到家了!
  我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已来到了学校。时间还算早,可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她招呼秋过去,而我只是耸了耸肩膀,回座位了。我只看到老师和秋说话,但不知说些什么……
  同学们差不多来齐了。老师让全班安静下来,然后拉着秋说:“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新同学,她叫宋怡秋……大家要多帮助她。”然后就是大家热烈的掌声。一个漂亮的女孩到哪都受欢迎。老师最后让她坐我旁边,说是我们已经认识,而且住对门,可以互相帮助、共同努力。全班男生都眼红,就我一个脸红,她却微微一笑。
  之后,我的日记里也出现了她,但更多的还是郁。毕竟是从小就好的啊!可我却依然没有她的消息。
  秋每天都叫我上学,每天都那么早,每天都说许多话,每天都叫我追她,每天都因为追不上她而被她骂,每天都让一个人知道我是个“笨蛋”……
  我终于忍不住了,叫了她一声“傻瓜”。没想到她哭了,说我坏,就跑开了。我只是愣在那,真像个笨蛋。
  接下来就是我一个劲向她道歉,直到她心情好些。
  那天晚上,她约我出去。在一片青草地上,她拉我坐下,说要和我看月亮,可星星很多,看不见月亮,于是便数起星星来。我又为白天的事向她道歉,她说没关系,还哈哈大笑起来,弄得我莫名其妙。“笨蛋,傻瓜和笨蛋是一对啊。”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的心微一颤,她却倒入我怀里,我竟然搂住了她。
  回家后,我一夜没睡,一夜想着秋,总觉得对不起郁。我打算第二天向秋说明白,因为我忘不了郁。
  秋很有耐心地听完了我的诉说,平淡地笑了一下便走开了。我有种想追上她的冲动,可我没有,只是看着她走开。
  再见到秋已是上课,从她的表情看出,她很难受,一定是哭过。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没有郁,我一定选择她……
  还是那天,老师让秋坐到了相隔几个桌子的吴欢旁边。欢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有些吃醋。上课时不停地朝秋那儿看,被老师点了好几次名。唉……我真是个笨蛋!不过她再没这样叫过我,也不和我一起上学。也许是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变了吧。
  从那以后,我没心情做任何事情,玩不起来,也学不进去。日记写完了,写完了就烧掉,可怎么也烧不掉缠绕在我大脑中的不愉快。
  是一个星期六,秋的父母邀请我们家去吃饭。我本是不想去的,可父母不答应。我被父母硬带到××大酒店,秋一家已经在那了。总之,大人们客客气气地聊着工作、生活之类的事,我和秋却不说一句话。父亲终于开口了,问我为什么不和秋说话,还是同学呢!我瞪了父亲一眼,父亲不再说什么。他没必要因为我坏了兴致。
  我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逃了出去,随便溜达了一圈。走廊的尽头,秋已在那里等我了。“默,我知道你还很在意我,对吗?”“你为什么知道?”“你上课看我。”“我没!”“就是看了!”……我没再说什么,绕过她,眼角滑落下一丝眼泪,或许被她看到了。
  回去时,父亲醉了,母亲扶他回去。我的心碎了,却没有人管,一个人走在公园的小路上,拣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又是秋风,偏偏在我最郁闷的时候打扰我,弄得我好烦。眼泪却一倾而下,止不住了……
  不知是谁递给我一块手帕,我接过来,终于擦掉了最后一滴眼泪,眼睛布满了血丝。“好些了吗?”是秋的声音。“你来干什么?”“默……”我把头转向一边,余光却发现她看着我。我又哭了出来。她拿过那块手帕,竟自己给我擦泪,还喃喃地说:“这块手帕是给我自己擦泪的,可你……”我似乎感受到她的泪,她的心情。“秋,我,……”“我理解,郁是个好女孩。”我们都无语了。
  到家后,意外地收到了郁的信。我好兴奋,急忙拆开看。信上说,她很想我,很想童年的时光……可她……白血病……怎么会?不可能啊!不可能!不可能……
  我还在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时便接到郁的电话。“默,还好吧?”“我很好,郁,你呢?”“……我很想你,你怎么会有种忧伤的感觉呢?”“我……那都是真的?”郁沉默了。“嘿!”我说道:“我喜欢你。”我终于开口了,因为我害怕会来不及让她知道。“啊!真的?你以前都没有说过,我……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好久了。”她略有停顿说:“可是……你不该选择我,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另一个很好的女孩,你要好好把握,我只要你心里有我。”
  我和郁说了很久,把埋藏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很可能这是最后的机会。郁还说,她曾在院里那棵我们一起游戏的树下埋下了她最心爱的宝贝,希望我能送给一个很好的女孩。
  父母听了郁的事都很难过。母亲喃喃地说:“多好的女孩,多好的女孩……”父亲虽然醉了,可也挺难受的。我……别提了。
  度过了忧伤的一夜,心情也应该好些了。我想知道郁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于是来到了那棵充满记忆的树下,刨开土,看到了一个古铜色的匣子。从匣子里取出一枚银白色的戒指,小巧、精致,也难怪郁会如此喜爱。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要默给我戴上。我手头一颤,一阵心酸。
  我在树下呆了许多时刻,小心地收起了那个古铜色的匣子。
  第二天,我终于决定把戒指给秋,便飞奔到学校。秋没来,我等着,一边摆弄手指。
  秋很快就来了,是和欢一起来的,他们似乎在谈些什么,很投机。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真是不怎么高兴。没等我向秋打招呼,秋已拉着欢走到我跟前,略带兴奋地说:“欢说他愿意追我哩!你说我同不同意他啊?”我勉强笑了一下,不知说什么才好。幸好老师来了,否则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心里总不是滋味,一整天都觉得怪怪的。
  中午放学,秋是和欢一起走的,走时也不打声招呼,仿佛我不存在一样。算了,我是没必要要求她对我如何怎样的,而且郁应该还是有希望的,我没必要为秋而伤心。
  事实并非如此,郁的病情恶化了,却回到了我身边,据说是她的最后心愿。郁的头发在化疗后已脱落了,脸色也显得苍白,眼里充满了忧郁。不过,见到我时她笑了,难得的一笑。
  过去了几天,我坐在教室里发呆。秋来到我跟前,只说了句“郁是个好女孩”便走开了。留下我不知所措。
  余下的日子时,我陪着郁。郁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却一天比一天好看,我稍感欣慰些。
  有几次想把那枚戒指给郁戴上,郁不愿意;我让她收起来,她又退给了我,说:“说过让你把它给你心爱的女孩,我不要。”“可是我喜欢你啊!”“不!你更喜欢秋,秋比我好。”
  我不知她是从哪听来我和秋的事,我也不想知道。
  终于,郁还是去了美国。说是为了再接受一次治疗,其实是为了避开我。在秋叶落尽了的时候她离开了……
  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了,我只身一人狼狈地穿行在寒风中。累了,便躺在路旁的长椅上,低头玩摆着那枚戒指。
  “喂!请问……你还好吗?”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愣了一下,没有回话,而手中的戒指却已不见了。
  “这戒指真漂亮,是送给我的吗?”我抬起头,秋正站在我旁边,把那枚戒指戴在手上瞧来瞧去。我不知该怎样回答,哼哈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秋猛地拍了我一下,大声道:“笨蛋!来追我啊!”便远远跑去。我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朝秋跑去,心中暗暗说:“傻瓜!这次我一定要追上你!”
  我和秋的影子消失在夕阳落下去的地方,晚风在我们身后打转。明天,将会下雪。

标签: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