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文档大全 > 面试技巧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当泪水撒在我的胸前,乡愁像一把刀轻轻地搅动着我的心。一年又一年,飘流已久,可我的心却依然停留在故乡。多希望能把时间拨回离家前,却不敢回头,不敢把往事提起。   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到了日内瓦机场,出了机场才发现外面阴阴地下着小雨。到学校还要一个半小时,正在与时差做斗争的我懒懒地靠在车窗上,看着CASER RITZ的校车以140公里/小时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How are you doing?”一个声音从驾驶位上传过来,我费力地抬起了头,说:“Iam fine.”20年来第一次出国的我还不能清晰地发出英语的每一个细节。开车的是学校的助教,她一脸灿烂的笑容让人感受到阿尔卑斯山下寒寒春雨中的一丝温暖。同行的同学李岳威说:“瑞士怎么和乡下差不多? 全是山和田地。”“呵呵,人家那是保护绿化!傻大个儿。”另一个同学库西说,库西是我们中惟一的女性,也是惟一的少数民族――人家可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来的同学。
  
  在弥散的雨雾中,校车停在了学校的主楼前。拿出了录取通知书和护照,我们在reception办好了入学和寄宿手续。我坐在reception对面的沙发上,有点累。
  “那是新生!”
  “哦,过去看看吧。”说话声和脚步声渐进。
  每每回忆起那时,我心中无不充满了谢意。
  “Aaron,take care that two Hew Chinesestudents.”我对面的瑞士大爷,大声地嚷嚷着。“Come On,that not my duty time.”一个精悍的亚洲小伙子不情愿地咕哝。“You want PA hour? There is their keyand bring them tO there.”“Ok,I take it.”小伙子终于答应了。似乎PA hour是个好东西。
  “新生?跟我上楼吧。”
  “谢谢。”“中国人。”我心中暗喜,可算找到组织了。
  一路无语。
  304,我的房间。放下行李,一回头,他就打算走,“请问,您贵姓?”我怯怯地问道,“孙。”语如其人得精悍。我有点失望,这人咋这样冷?“他这人可怪了,外冷内热。,没事的,一起上我的房间去看看?”而一直和孙霄天走在一起的另一人突然发话了,伸过手来,“我叫戴凡。”“我是孙怀煜。”我急忙握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孙霄天。”“你好,谢谢。”我喘了口气。心中当然希望可以有――个宽松环境啦,可以交几个朋友当然是好事。“好,我马上来。”急不可待的我几乎冲出房门,“走,我住309。”
  推开了309的房门,迎面扑来的是一阵饭香,我一阵诧异:“你们在这里做饭?”在我的印象之中,校规中明文规定不得于房间内做饭的。“Who care"?That‘s term break!”孙霄天不屑一顾地说。“当然,我们也是小心谨慎地进行活动的。”戴凡解释道。我如恍然大悟一样,环视四周,有足球,网球,小型卡拉OK, PSONE (当时可是其贵无比啊!)……呵!光手提电脑就有两台。可算是“多才多艺之辈”。突然五脏庙发㈩了紧急通知!117个小时的空中飞行与长途跋涉让我忘记了一切,吃!当菜下桌时,才发现自己吃掉了百分之八十的食物。而戴凡却粒米未沾,我歉意地望着他,他却笑了笑说:“和我当年一样,早点睡。瑞士天亮得早。,”
  我醒来时天早就亮了,我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我的表还停在北京时间。唉,没经验就是没经验,我唉声叹气地坐在床上,抬头一看才发现对面是一幅人间美景。阿尔卑斯山仿佛就是窗前的一幅画,因为我的后窗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所以我可以清晰地欣赏她。我人生第一次完全陷人了对大自然的崇敬之中。从后窗看上去就是她――山上的雪并没有化,巍峨的山上环绕着淡淡的白雾。大自然和谐地把温带、亚温带、寒带一一呈现于你的面前。从眼前的春暖花开和不远处的松涛千里,到远处的万里冰封,我不禁深深地沉醉于这美景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拉回现实,打开门是李岳威。“伯;丫起床啦?”京片子随开门而人。 “嘿,你知道几点了吗?”我想可算有人告诉我日引司了。“六点半。我时差倒不过来,一宿没睡,可惨了。”大个子瞪着通红的眼睛说:“呵!这伙计,干瞪了一夜。”我心里好笑:“出去,溜?留?”“走!”
  学校的正面对着日内瓦湖,朝阳在远处群山的背后洒放着金色的光芒,湖上荡着几只小艇,而湖边有人在晨跑。我们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并小声地淡笑着,忽然太阳从群山之后升起,一半的阳光喷发而小,另一半则把山顶的千年积冰映成红色。其景色何其壮观!我们顿时被大自然所威慑。
  “你听说过Duty没有?”“不就是做苦力嘛!”高年级的同学说,过了几天无忧无虑的生活之后,我遇上了第一个拦路虎。(画外音:DUTY,传说是CASER RITZ“第一酷刑”,而且人人有责,无人可逃。)天啊!放着良辰美景,放着美酒咖啡,不让我享受一下,却让我去做苦力!这是多么地残忍啊!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回房间。正在痛苦时,一张传单贴在门―卜,上曰: “To:Allan Sun;Duty Time:08 APL,1998 7:00AM to 8:00PM;DutyDecp:Kitchen.”
  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明天我就要上“刑场”了!匆忙跑去问孙霄天,打算取点经。可又吃了闭门羹,祸不单行啊!可气,我几乎气急败坏之时遇上了一个女孩,亚洲人,好!我也病急乱投医了,上!我操着结巴英语开始打听DUTY的事。
  “Excise me,dO you know somethingabout duty?"’一个词一个词地从我嘴里好不容易才蹦出了一句话。
  ’
  “You are Chinese,Right?说中文吧!”看我点了点头,她笑着说,“你上厨房的话,你要去换衣服,换成厨师服。”“啊,还要换衣服?”我傻了,“可是我该上哪里换呢?”“去地下室1楼取厨师服,快去,快关门了。”她催我道。“谢谢。”取来厨师服换上,还真像那么回事。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偷笑,可明天的DUTY会啥样了,我不知道。哦!那位女孩叫什么?我也没问,唉,真对不起人家。
  当天蒙蒙亮时,我就被MORNING CALL给wake up了,时针指向六点钟。唉!人生苦短,何苦相逼呢?起身漱洗,睡眼朦胧地来到Macritz(学生食堂)。当班的是Chef Alex,一个巨大的胖子,人称腰围大过身高体积大过大象, 又送外号――Giant! 他人虽胖,町心眼好,问了我的情况后,就派给我一个好差事――Dishwash(此活无须经验,易于培训,是居家旅行必选差事)。发配于Dishwash后,与一法同小伙子搭档,他不会中文,我不识法语,,幸好我们都会一点英语,就硬着头皮上了岗。第一点是分类,其次是清理一下大的垃圾,然后是用高压的肥皂水冲洗,最后是让法国小伙子放人Dishwash机器中。听过分工后自认简单,遂马上开工,一个小时洗250个盘子,累了个半死!
  当天洗了8个小时,大概共500个盘子,350个托盘,1000个碟子,还有其它的杯子、雪糕碗等等。一天下来,我腰酸背痛,终于理解什么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终于等到了开学,上来就是分班,依据就是托福考试。大概是当你高于500分时,你就可以直接上课,否则,你就要上EnglishCourse。我一向就在500分上下徘徊,一个失误就完了。心里自然忐忑不安,在急切的等待之中,终于迎来了我人生的又一次挑战。我在考试中感到一阵阵躁热和兴奋。终于我考完了,自我感觉还好,可又莫名地感到不安。
  第三天,学校号召新生开会,大概就是讲分班吧?
  人是一个一个地进教务处与校方谈的。我在reception等待着最后的审判。同行的同学一个一个的被叫进教务处,出来时有的高兴,有的失望,有的沮丧。终于轮到了我。Mr.Smith,Mr.Alhpa和Mr.Fourneer。围坐于四周,看上去虎视眈眈地。“How are you d。―ing?”教务主任Mr.Smith首先发话。“I amfine!”我不安地说,四周一片沉静。“大事不好。”我暗暗叫苦。突然间,Mr.Fourneer说:“Below then 500.”大手一挥,我就被挤入了英语班。
  当阳光洒在脸上,我的泪水也无声地落下。托福的失利,注定了我要在这里学英语,也意味着我要多付几千瑞士法郎。
  当心情和阿尔卑斯山顶的冰层一样冷时,我只能蜷缩在床上躲避创伤。孙霄天却带来了一个女孩子。“我叫Windy。”女孩的温柔像温暖的阳光一样,抚慰着我的伤口。
  “她是长沙人,是上个月转来我校的。”孙霄天笑着说,笑中含着暖昧。“她要买车,我们一起出去走走Illq!"’我很懒得动,但盛情难却,并且我挺喜欢那女孩的温柔。
  来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车场(卖车的地方),她没选上台阶她要的,因为那儿只卖旧车,而她要的是新车。我暗暗诧异:“真有钱。”我来了问Migro(廉价超级市场),她却问车场,还一定要买新车。唉,人比人气死人。算了吧,我还是回去吧。
  在记忆尚未消逝时,孙霄天又提起了她。说她是――个富家子弟,说她们家家财万贯,又说她对他有意思。到底是如何,谁又知道呢?我郁闷地躺在床―卜,想着这郁闷的第一次出国之旅。
  唉,我又想起了那告诉我换衣服的女孩,似乎她的笑容又㈩现在我的面前:她笑着说:“你―亡厨房的话,你就要去换衣服,换成厨师服。”“啊,还要换衣服?”我傻丁,“可是我该上明哪换呢?”“去地下室1楼取厨师服,快去,快关门了。”她催我道。“谢谢”
  似乎人在国外,特别地孤独,想家。躺在记忆中,想着以往的点点滴滴,我似乎又回到了中国,回到了深圳,回到了蛇口……
  在郁闷中迎来了开课。英语课分为门语、语法和词汇。词汇是第――堂课,我最恨了,枯燥乏味,没有新意。
  快步走上讲台的是――个黑人女孩:“Myname is Plovenia,I aill a TA(助教) hereand l hope we can study with together.”“哇,好漂亮啊!”“身材好好啊!”“气质才好呢!”下面一阵交头接耳。可上面的她可就不好意思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们,小心翼翼地开始了她的第一堂课――也是我的第一堂课。 别看她――个柔弱女子,可上课却毫无马虎。三个小时一百五―卜个单词的词汇量可真要了我们的命。在嬉笑后大家只好收起丁心思,埋头苦”‘背”了。接下来是口语,粉墨登场的是校长的太太――Ms.Fourneer。又是一‘位心宽体胖之人。人如其型,心宽――其行必善。来自纽约的老人太――脸慈祥地和我们聊了:二个小时后就打完收工。完成一天的任务后,我们几个中国学生一致评定Provcnia是“黑珍珠”,而Mr.Fonrneer则被称为“胖大妈”。而教语法的Edward身为班主任则身在云深处,不见首尾。
  在第――天的学习之后,我只感到疲惫不堪。可这时孙霄天却找上门来,他叫我和他一起去student吧,我听说过这个地方,那可是群魔乱舞之处。我可没心情去,可他却硬拉上我和戴凡。
  进了student吧只能听到震得地板也发抖的音乐和看到手舞足蹈的人群。突然在走廊的深处晃过一个身影,是她,是那个告诉我去换衣服的女孩子。我的心顿时牵紧,是她,就是她。我拨开了人群,快步冲了上去。“Hello,你还记得我吗?”我冲着她大声地喊道。“对。”她说,“你也来啦!”音乐大得让我们的对话像吵架。“你叫什么?”我接着“吼”道。“我叫佳佳。”笑脸印在我的脑海。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我差一点又睡过了头。急急忙忙地跑到学生食堂去吃?―餐。“李岳威虐了!”刚到学生食堂,就听。见英语班的人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可在我听来却是一声惊雷,同来的三人中,我成了孤军作战。哦,忘了交代库西,她一来就和教Service的美国老头混在了一起(那是后话)。和美国人结了婚,她可就有了美国的绿卡。她现在早就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了,见了我们连招呼也不打了,整个人就像镶了层金似的。李岳威又闪人了。哎,看来我是只能一个人守护战地了。
  终于迎来了班主任Edward的课,听前几届的同学说,Edward是一个冷血的人,据典故说他当年让一个口本人在英语班留了三次级。心里怕怕的。
  “Hi,everybody,My name is Edward,I come form UK. 1 will take care Of youguy? 1 hope a11 Of you guy can pass thefinal exam."’一来就是个下马威,真无愧于“恐怖杀手”这个前几届的同学反复提起的外―号……
  战战兢兢地上完了课,舒了一口气,刚想撤,可Edward又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又让我对他有了新的看法。 “If therc is anyLodywants tO be 9 member Of football team,please conic tO my office and register.”从那―刻起,我的欧洲生涯和足球有了扯不断的联系。
  (未完待续)

标签: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