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六年级作文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搬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套房子里。爸爸妈妈忙着他们的小生意,于是外婆从家里搬过来照顾我的生活。一家人都在为我的前途操劳着。外婆走的时候,我看到了妈妈微皱的眉头。她再三叮嘱我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分心,不要惹外婆生气。我很乖地说,好。
  我住的地方总共有三间房。一间是我的卧室,一间是外婆的卧室,还有一间是厨房兼客厅。这些天,晚上下霜冻特别厉害。早上起来,仰头可以看到房顶上白花花的一片。虽然我的书桌底下放了一个小取暖器,但是总觉得它的热量不会扩散。除了我的腿脚暖和一点以外,我的上半截身体被一团寒气笼罩着,特别是手指头,好像刚从冰窖里拿出来似的。我不停地对手指哈气,但它们还是变成了胡萝卜。
  外婆。我的脑子忽然激灵了一下。她在干吗呢?
  我起身,拉开门,外婆缩着身子坐在一张椅子上,老年人是特别怕冷的,尽管她的面前摆着一炉煤火,但从她通红的鼻子就可以看出来,她一定受冻了。
  外婆看见我出来,问我说,怎么啦?是不是想喝茶,我给你泡去。
  我不渴。我发现外婆没有开那台小电视。我说,外婆,你看看电视啊。
  没事,你写作业去吧。
  我心里有点难受。外婆一定是怕影响我学习。她在我写作业的时候竟然呆呆地坐在那儿。寂寞盛满了整个房间。
  外婆,你到我房间里来吧。
  你好好做作业,外婆呆会去睡了。
  天太冷了,我把这炉火搬过去,我们一起坐在那儿也许暖和一点。不会影响我学习的。
  我把炉子搬到了我的房间里。外婆安静地坐在我旁边,我可以感受到她眼里的温暖。暖意逐渐在这个小房间里弥漫开来……
  早上是最难过的。学校规定六点五十到校,那时候外面还是黑糊糊一片,冷得要命。被窝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闹钟响的时候,我把它锤掉了,伸出去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似的,赶紧缩回到被窝里。迷蒙中听见开门的声音。
  起床了,听话,别迟到了啊。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外婆披着一件棉袄站在门口。已经六点半了。我赶紧坐起来,对外婆说,你去睡吧。我起来了。
  出门的时候,寒风肆虐,我恨不能把自己塞进棉袄里。外婆对时间比我还敏感。我回头望了望,这三间小屋一定会在我的记忆里留下很深的烙印。
  
  早自习的时候,苏宁递给我一杯豆浆。我和苏宁做了近半年的同桌。这个男孩儿总能够让人感受到一种关爱。见到他,我的第一句话是,你的眼睛清澈得惊人。他摸着后脑勺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噌”地撸一下我的头说,你小子中毒了。
  苏宁以前是画画的,画那种特别抽象的线条或者色块,很多种颜色重叠、纠缠,如同一个个让人迷醉的陷阱。我问苏宁那是什么意思。他说,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他的笑有点让人捉摸不定。我想我应该找些什么去开启。可惜的是,这个学期很少看到他摆弄颜料什么的了。
  我说,苏宁,你干吗不画了?
  好好学习。他以很快的速度说完这四个字,然后转过脑袋望别处。我知道他是有着不舍的,那种骨子里对艺术的热爱。
  苏宁也从宿舍搬出去了,和妈妈住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学期的关键,年级里传言四起,说高三要依据学生的成绩分快慢班。听到这个消息,我的铅笔折断了。
  苏宁对我笑笑。他说,学校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要靠升学率生存下去。
  听到苏宁说那样的话,我有些垂头丧气。
  苏宁拿根铅笔在草稿纸上刷刷地勾画,一分钟后,他把纸推到我面前。纸的左边是一个拿着叉子的魔鬼,右边是一座光辉环绕的宫殿。
  你想去哪儿?他问。
  我拿出一支红笔在纸的右边重重地画上一颗五角星。苏宁笑了笑说,我们在一起。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坐在五角星上飞升起来,四周是盘旋而上的暖流。
  这个世界上,始终是有一个人理解我的。或者我们彼此理解。
  努力。我对自己说。
  上课了。进入教室的是一个戴褐色眼镜,板着一张脸的中年男人。我始终无法习惯这个人的语文课。
  上学期的语文老师是一个毕业不久的小伙子。他要我们叫他小李。他会在课堂的前几分钟叫我们讲童年的故事。没人敢上讲台的时候,他就说,你们快上来啊,我这人年纪一大把了,急需你们这群人给我点童心啊。苏宁很配合地走上去,讲他小时候诸如“画地图”之类的糗事。小李在讲到海子的时候异常激动。他说,海子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我记得他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满脸的陶醉与忧伤。
  苏宁偷偷地给小李画过像。小李在讲台上装腔作势地念,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苏宁的铅笔在白纸上飞速地舞动。然后,那张白纸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小李的背上。这之后他便聚焦了众多的目光和有些诡异的笑脸。下课铃响的时候,小李说,这堂课上得很成功,你们听得津津有味,也让我讲得带劲,着实让我享受了一回做焦点的感觉。这时候,有人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李这才觉得事有蹊跷,往背上一摸,扯下了那张“Q版小李”。小李做晕倒状,一教室的人笑得不成样子。
  可是这学期小李被换走了,一个吝啬自己笑容的古板男人走进了教室,空气凝滞起来。他会一板一眼地要我们概括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他会指着我们的作文说,你们不可以写得这么放肆的,一定得按照要求来写。
  学校的领导在广播里说,这学期的老师都是学校的精英,一定对你们成绩的提高有所帮助。
  我对苏宁说,我们是不被理解的。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赶紧做你的题吧。
  苏宁的英语不好,他买来很多英语习题,磁带,连音乐都一律听英文的。下课的时候,他就读英语杂志。读得极其缓慢,老是见他查新的单词。
  我说,慢慢来吧,这么弄,你不难受吗?
  你知道吗?我不想让我妈失望,真的。
  这是一句让人觉得很无助的话。第一次听到苏宁说这样的话。如同蒙着一层浅薄的雾气,有些陌生又似曾相识。对于像我和他这样成绩处于中游的人来说,压力也许会大一点。
  我忽而想到了自己。上学期期末考的时候,我的数学没有及格。空气在这一瞬间像浪潮一样向我涌来。我环顾四周,打打闹闹的人少了,许多的人都埋头演算习题。毕竟还有一段时间就高三了,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比试,一旦参加就要遵循游戏规则。
  
  晚上接到妈妈的电话。她说,学习上要抓紧一点,千万要为自己的前途努力。
  我点点头,说,我会的。
  外婆给我煮了蛋花甜酒。我们俩围着火炉享受着家乡的美味。甜甜的味道和温暖的气息氤氲在身旁,不知道里面会不会藏着一个梦。我眯着眼睛想,冬天快要过去了。花会开放的。
  外婆说,你这阵读书挺累吧,晚上那么晚才睡。我知道你们竞争激烈,可身体还是第一的啊。
  你别担心,我知道的。
  外婆的话让我有一丝愧疚。她不知道我在晚上会读小说,她不识字,即使她看到我在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也会认为我是在好好学习。她不知道有时候我12点睡觉,纯粹是为了看完《活着》。
  很多的时候,我需要一种慰藉,需要文字。外婆也许永远无法理解一本书会给人带来什么,她只会关心我――也许那一种情愫也是我不能透彻理解的。
  
  英语小考的成绩出来了。很难的题目,我做得相当吃力。拿到卷子的时候,舒了一口气,75分,虽然不是特别好,但已经小有进步了。苏宁是68分,他把卷子揉成一团丢进屉子里,趴在课桌上。他的心里一定在翻江倒海吧。
  在食堂吃完午饭后,我和苏宁围着操场散步。
  他爬上双杠,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英语还是那么点分。
  这次题目那么难,你都进步了啊。有进步总是好的吧?别太累了。
  起风了,沙子漫天飞舞起来。黄色模糊了整个世界。我忽然很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铺着煤渣跑道的学校。
  我告诉你一件事。苏宁说。
  好。
  上个月,我……我爸妈正式办了离婚手续。
  啊?什么?苏宁的声音掩藏在黄沙里,迷茫了明澈的眼神。我抬起头看他,他望着远方,一片枯叶在空中盘旋着落下。
  妈妈希望我能出人头地。我也想让她过上好日子。所以,我必须非常努力地学习。
  你妈妈知道你这么想,一定会很欣慰的……加油!
  苏宁跳了下来,沉重的空气逐渐漂移。我低着头走路,想着生活的无常。一小列飞鸟掠过天际,留下一丝生机和幻影。我们都驻足仰望天空,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缓。我注意到苏宁的表情,很认真,很向往的样子,还有一层浅灰色的雾霭。
  也许一切逝去,将留下孤独。
  
  我得到了一只精致的陶制杯子,很古朴,摸上去很有质感。茶叶在里面沉浮、舒展,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古典气息。那是外婆买给我的。她很开心地告诉我,下午的时候,她去逛街了。她怕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迷路,很小心地乘着公交车,跟路人打听地方。她来到了一条专门卖陶器的街道,两边种满一种常绿乔木,很自然的一条街道。她说,那是一个散心的好地方,乘27路车就可以到。
  我很开心地听外婆的讲述。在这之前,我去念书的时候,外婆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房间里,她不认识这里的人,更多的时候只能面对苍白的墙壁。电视也是不常看的,外婆听不太懂普通话,即使打开电视,也不能完全明白电视里的人究竟在演些什么。一整天一整天漫长的时光,孤单如同虫子一样啃噬着人的内心。那一种从没体验过的痛苦我是无法了解的。
  外婆终于出去散心了,我既高兴,又有些担心。
  我摸着漂亮的杯子,打电话给妈妈。
  妈,你要外婆回去吧。
  怎么了?妈妈在电话那头问我说。
  她一个人住在这边太没趣了。很累的,又没人照顾她。
  电话那头良久的沉默。
  儿子,我会想办法的。生活上的事情你别操心。好好迎考啊。
  好。
  临睡前,我塞上耳机,传来诺拉?琼斯的声音。《狂欢节中的小镇》,简单的旋律,慵懒的声音,可以让我安稳地闭上眼睛。
  
  帮苏宁交作业的时候,我把他的语文书弄到了地上。一张画从里面飘落出来。看到这幅画时有些吃惊,画的内容不再是抽象的色彩,而是一个女孩。齐耳的短发,纯真的眼睛,略带笑意的嘴唇。很面熟的一张脸。我想了想,好像是隔壁281班的女孩儿。
  苏宁走进教室,他看到我的目光后,疑惑地问,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嘿嘿地坏笑两声,从背后拿出了那张画,这是怎么回事?从实招来。
  苏宁一个劲地摸后脑勺,不停地傻笑。我隐约看到了幸福提着裙角悄悄地出现。
  苏宁说,我会把她当成我学习的一个动力。
  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你误会了。她只是我心中的一个美好。我只会自己保存着。
  苏宁在我眼里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毕竟,现在还不是花朵盛开的季节。
  段考快来了,苏宁和我自然不敢马虎。
  很少看到苏宁去打篮球了,他一定把这次考试看得很重要。
  
  妈妈叫小姨住到我这边来了。外婆总算有了个伴。小姨揉着我的头发说,你小子念书发狠点,可别辜负了你小姨的期望和付出。我啧啧地摆手说,就你那点付出,得了吧。小姨敲了一下我的头,今天先放过你。我可不想背一个影响你学习的罪名。
  小姨会做很香的珍珠丸子,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我的胃。外婆看我吃得欢也笑呵呵的。她说,学习虽然要紧,吃也要多注意。小姨横了我一眼说,甭担心他吃。我嚼着丸子装斯文。
  
  拿到段考成绩的时候,我有种傻人有傻福的感觉,18名,第一次闯入班级成绩前三分之一区。苏宁22名,也有进步了。不过他好像还是不太满意这个成绩,闷闷地坐在一旁。也许生活总会改变某一个人吧。我把耳机分一个给他,里面正在放我们都喜欢的《Hey, Jude》。听一首悲伤的歌等待快乐。我拍了拍苏宁的肩膀,他看了看我,又转头望向窗外。时间飞快。校园里的樟树已然布满新绿。
  鸟渐渐地多了。在电线杆上稍作停息,飞快地离开。我看到它们,看到头顶的太阳,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我特意多买了一本数学题集,试着像高才生一样从做题中寻找乐趣。我很辛苦地算答案,连续用完了几张草稿纸,看到自己的答案和参考答案一致的时候,颇有成就感地得意了一会儿。电话就在这时候尖锐地响了起来。
  喂,你好。
  喂,是维安吗?
  您是……
  我是苏宁的妈妈。
  您找我有事吗?
  苏宁在你们家吗?
  没有啊。
  哎,那孩子……他……他不见了。你能帮我找找他吗?
  我竟然听到了哽咽的声音。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我的心里满是疑问。
  好,您别急。我去找找看。
  那……谢谢了。
  挂掉电话,我觉得事情有些严重。苏宁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带小灵通。我掏出电话,发了条短信给他:你小子玩什么失踪啊?都很担心你呢。快回复。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十点了。秒针运动的声音在屋子里空旷地回响。苏宁怎么不回消息?
  电话终于有反应了。来原一桥。苏宁说。
  我连忙穿好外套,往门外走。顾不得跟外婆和小姨多解释什么。
  车子在苍茫的夜晚中飞快穿行,由喧嚣到静谧,灯红酒绿渐渐退去。我看到了那座桥。于是,付钱,下车,奔跑。一个萧索的身影逐渐明晰。
  我跑上桥,推了他一把。
  你这算什么啊?弄得你妈都快疯了。
  苏宁缓缓地抬起头,他的眼里竟然有泪水。
  苏宁,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维安,我妈……她,偷看了我的日记。
  啊?
  日记里面很多都是写那个女孩的。
  忽然之间,我感觉到有人用一把小刀在我的心里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说话,伏在桥边的栏杆上。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
  我妈对我说了很多很多话。苏宁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来。我不想解释什么,有些东西,她永远是无法理解的。
  苏宁,你相信爱吗?这句从我嘴里迸出来的话语,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
  爱?我……相信。
  苏宁,你妈是爱你的。刚才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很痛苦的感觉。她不会真正怪你。我想,她会懂你的。回家吧,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心里发虚。真正可以当作它没发生吗?有些事情只要发生便无可挽回……然而,我们也许应该更多地相信温暖,相信爱。
  苏宁的侧脸在白色的月光下有着琥珀一样的色泽。我感觉到我和他之间隔着一层薄纱。彼此之间可以靠得很近,但始终无法透明。那些伤痛,我从未体验,我不明白它们究竟会造成怎样的沟壑和伤痕。
  苏宁说,回家。我看到他的眼睛依然清澈。
  我们坐上了不同的车,驶向同一个地方。
  
  不知道那一晚苏宁回家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他温和的目光告诉我一切安好。也许无论沟壑怎样险峻,总有通往彼岸的桥梁,我们需要的只是寻找。
  
  苏宁依然叽里呱啦地念英语。我不停地研究圆锥曲线。但可以感觉到什么一点一点地向上生长。
  六月的时候,苏宁递上了专业艺术生申请表。他的家里好像并没有反对,笑容在他脸上很好看地绽放。我想他的选择是对的。他是一个有天赋的孩子,有着不息的感情,那都是学艺术需要的。我收到了一幅很亲切的油画,画上有两个熟悉的人。我说,你怎么不把我弄帅点儿。
  苏宁挑着眉毛说,画上的人比现实中的帅一百倍不止了。然后狂笑,扔下我一个人在旁边气呼呼地龇牙咧嘴。
  他停下来很认真地看着我说,维安,我要分到艺术班去了,还真舍不得你啊。
  少来了,少来了。一个男人这么肉麻兮兮的。不过,到了美女如云的艺术班可别把我给忘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想原本两只在一起的鸟就要分开了。不知道另一只会不会孤独。天空那么空旷,两只鸟应该还是可以看到彼此的吧。目光相遇时,就可以给彼此鼓励和爱。
  感觉有人在给我掖被子。外婆什么时候进来了。这么晚了她还没睡。我紧紧地闭上眼睛,希望她可以放心去睡。一种温暖的液体流淌起来,让人产生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动。或许,那就是爱的河流。它流向一座封闭的城池,那里有着每个人的秘密花园。
  我的梦境中出现了盘旋在河流之上的鸟群。它们有时候会迷失在漠然的苍穹里,可是终会找到彼此,河流会让它们一直抵达心心相惜。
  
  点评:
  这篇文章已经具有小说的雏形。两条叙述线索安排得非常自然,自己的故事(维安、外婆、小姨、母亲);苏宁的故事(苏宁、苏宁父母、女孩),两条线索各有故事,而且苏宁的故事是通过维安的叙述讲出来的;而且维安在家庭中享受到家长对他的关爱,更加衬托了苏宁的不幸福家庭对他的心理造成的影响。人物众多,叙事复杂,能够这样井井有条地表现出来,是需要有较好的叙述技巧和叙事能力的。结尾关于两个鸟的意象也是恰到好处。

标签:铭记 飞鸟 远去 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