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文档大全 > 工作总结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3-10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摘要] 增加教育投资,是推动经济长足发展的重要基础与保证。教育投资的发展将直接影响到GDP的增长和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本文通过教育投资与经济增长的理论和实证分析来说明教育投资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并针对我国教育投资的现状, 提出了几点政策建议。
  [关键词] 教育投资经济增长GDP
  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日益被经济学家所认识。早在20世纪60年代前后,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西奥多?W?舒尔茨就对1929年~1957年美国教育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系做了定量研究,得出如下结论:各级教育投资的平均收益率为17%;教育投资增长的收益占劳动收入增长的比重为70%;教育投资增长的收益占国民收入增长的比重为33%。也就是说,人力资本投资是回报率最高的投资。自舒尔茨开始,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开始把教育当成影响一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
  教育投资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根据教育事业发展的要求,投入教育领域中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总和。具体而言,教育投资是投入教育领域中用于培养不同熟练程度的后备劳动力和各种专门人才,以及提高人的劳动能力的人力和物力的货币表现,其中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教育投资是投入教育领域而非其他领域的人力和物力的货币表现;二是教育投资的目的是培养和提高人的劳动能力。
  
  一、教育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
  
  教育投资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并不是直接的,而是通过社会经济中人的因素间接地对经济发展产生影响。教育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是通过两个层次来传递的。一方面,教育能够促进人力资本的优化,特别是提高劳动力的工作或生产效率。一般来说,所受到的教育越多,人们的知识和技能也就越高;而知识和技能越高的人也越容易更快、更好的工作。在相同的时间里,他们可以更准确、更多地完成工作任务。从劳动力市场的薪酬表现上,我们也可以判断出教育程度高的劳动力由于工作绩效相对较高,因而所获得的收入也比较多;另一方面,教育可以改善人类生活和生产的社会经济环境,从而通过对生存环境的优化促进生产力的提高和人们生活质量的改善。例如,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婚姻往往更稳定,在生育行为上更重视人口质量,在日常生活中更重视健康;人的教育程度对消费行为、资产管理和选择也具有积极影响;而且教育发达也有利于减少失业和犯罪现象。
  由于人力资源的素质对经济发展的关系极大,并且教育投资是形成和积累人力资本的主体和核心。因此,在科学技术进步推动着产业结构、技术结构、管理结构等不断发展变化,世界范围科技竞争和经济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增加教育投资,发展教育事业,培养、开发经济和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各类人才,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关注的问题。
  
  二、教育投资对经济增长作用的实证分析
  
  经济增长是国民经济各方面因素共同推动的结果。20世纪40 年代末由英国牛津大学的哈罗德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多马提出了关于测定储蓄、投资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的关系模型――哈罗德―多马模型G=S/V(G为经济增长率,S为储蓄率,V为加速数)。现尝试用该模型来测算教育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根据凯恩斯的理论,只有当储蓄等于投资时,经济活动才能达到均衡状态。以凯恩斯的这个均衡条件为基础,哈罗德进一步提出,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当储蓄率等于投资时,经济就会实现均衡增长。在分析时,我们假设经济处于均衡增长,因此,用教育投资率(EDi=ED/Yt-1)替换储蓄率。而根据加速数的定义,加速数表示收入的变化引起投资变化到什么程度的系数,即:加速数=总投资的变化量/收入的变化量=It/(Yt-Yt-1)
  基于上述分析和假说,可将哈罗德-多马模型写为:
  Ged=EDi/KI=(ED/Yt-1)/[It/(Yt-Yt-1)]=G(ED/It)
  上述公式中,Ged表示教育投资实现的经济增长率;Yt,Yt-1分别为t年,t-1年GDP;It为t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ED为当年教育投资总额。本文选取1980年~2003年我国教育投资额,固定资产投资额和 GDP 的数据为样本,计算得出: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教育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平均在1.2%左右,也就是说,在历年的GDP增长中,有1.2%左右的份额源于教育投资的增长。再来看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情况,舒尔茨1962年运用大量数据得出1929年~1957年美国各级教育平均收益率为17.3%,从而又得出这一时期美国国民收入增长额的33%是通过教育取得的结论。前苏联著名学者斯特鲁米林运用劳动简化率算得1940年~1960年国民收入增长额中有30%由于教育投资提高了劳动者整体文化程度而取得的。
  
  三、我国教育投资的现状
  
  1.教育投资量的比较
  教育投资量包括投资总量和相对量,其中,前者可以用一国公共教育支出总量来表示,后者可以用人均教育经费或公共教育经费占GDP(GNP)的比重来衡量,一般来说,用相对量更有意义。20世纪80年代中期,北京大学陈良?教授等人曾选取了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38个国家1961年~979年19年的数据,用回归分析的方法,建立了经济计量模型,计算出相同经济发展水平条件下,政府教育投资的国际平均水平(见表1)
  表1
  根据《1999/2000世界发展报告》,我国人均GDP在1998年为750美元,按照以上规律,我国教育经费占GDP比重应该在4%左右,但我国的现状(2.3%)却大大低于这个水平。我国公共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不仅低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和中等收入国家,而且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还低于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2.教育投资结构的比较
  公共教育经费的支出结构可以依据不同的标准进行划分,一般可以分为按照教育级别划分的三级教育经费支出结构和按照经费使用性质划分的教育经费支出结构。前者主要制教育经费在各级各类学校之间分配的比例关系,后者则指教育经费用于教育事业费和基本建设投资等支出项目的比例。表2显示,与高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相比,我国大、中、小学生均教育经费结构不合理,1997年的具体比例为1∶2.56∶20.6,也就是说,一名大学生的费用相当于一名小学生费用的20.6倍,一名中学生的费用相当于一名小学生费用的2.56倍,而世界平均水平为1∶2.7∶3.0。
  表2
  
  四、加大我国教育投资的政策建议
  
  1.进一步加大教育投资在GDP中的比重
  从前面的分析中,教育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所以,进一步加大教育投资在GDP中的比重,可以优化投资结构,以一定的投入获得较大的产出。我国政府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比重历年平均在2%左右,改革开放以来,最高为2003年2.3%。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相距甚远。2003年我国教育经费占GDP的2.3%,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如美国的5.3%,日本的4.7%,英国的4.9%,甚至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泰国的3.6%, 并且我国教育投资的年增长率也低于同期财政支出和GDP的年增长率。国际经验表明,要使一国人力资本状况适应经济发展需要,教育投资增长要快于GDP的增长。由此可见,我国加大教育投资的力度是有空间的,也是有可能的,更是有必要的。
  2.改革教育的投资分配体制, 优化教育投资结构
  我国教育投资不但存在着总量不足的矛盾,也存在着严重的结构问题。因此,要把优化教育投资结构问题放到教育投资体制改革的重要方面。主要措施有:
  (1)调整教育投资结构,实现教育投资在初、中、高三级教育之间的合理配置,并根据市场经济需要及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调整学校的专业设置。
  (2)加大对农村和贫困地区教育的投资力度。
  (3)力求实现对教育投资的主体多元化,如调动企业办学的积极性等。
  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标签:经济增长 作用 分析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