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高考答案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6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狼毫一挥(组诗) 缪立士      在海边   穿越千里风沙,我们曾经相约在海边   金色的沙滩,记录着两行长长的脚印   调皮的海风不时把你的长发吹向我的面颊
  大海的湛蓝,让我们心胸澄净
  你喃喃地说:愿意在这里住下
  孤独时,就看看大海壮阔的闪光
  如今,我孤身一人伫立在礁石上
  浩大的海风要把我刮走。如果你来了
  就会看到我,礁石上的一块礁石
  
  在大雁塔广场
  慈恩寺外。一个老妇人在拾捡满地的银杏
  叶
  一片一片,捡起的仿佛是一生的幸福
  初冬的阳光在塔顶闪耀,银杏叶和诵经声
  纷纷飘出围墙,我在广场上徘徊
  一首首古诗把我带向唐朝
  仿佛我也是少小离家的才子
  和李白杜甫一起赏花饮酒
  叹息,然后狼毫一挥就是一个时代
  
  树木何青青
  这棵树已经活了多少年它多么
  蓊郁葱茏在阳光中尽情地伸展枝条
  它的根肯定深深地扎进大地的岩层中
  青山无人蓝天高悬我的青春还剩下多
  少
  我把下半身栽进泥土中 大地请赐给我无
  穷的
  生命之源 我想像一棵树那样四季常青
  我的双脚生出根须了吗 我的胸和背
  长出枝叶了吗 一只洁白的鸽子振翅而来
  又盘桓而去 它知道我不是一棵树呵
  
  暮色笼罩
  暮色笼罩的公园 一些健身的人
  正在倒退着走路 一个两个三个……
  他们都是老人 白发苍苍的身影
  就要在夜色中淹没 当他们从我的身旁
  倒退着远去 橘黄的路灯一朵一朵地盛开
  
  当我们老了
  轻抚发丝 你的手指已如冬天的枯枝
  我的唇颤抖着是慢慢熄灭的火苗
  亲爱的!这个被重复多少遍的词
  我们已无力说出 像两片潮湿的木柴
  我们依靠着 要掏出体内的温暖
  
  山中
  新雨过后 天气转冷暮色低垂的村庄
  鸟雀无声 一辆空空的马车沉重地回到
  山中是谁在深夜扔下一串串咳嗽声
  树木纷纷脱掉叶子松果悄悄地落
  一杯浊酒 能否抵挡劲厉的秋风
  
  重阳节,我饮酒作诗
  这一天,我如果登高,插茱萸
  就会成为古人,成为人民眼中的傻子
  这一天,我必须衣衫整洁呆在办公室
  用一张报纸打发无聊的时光
  不能对面前的红唇有半点浪漫的言行
  这一天,我要喝酒,在深夜
  把自己灌醉,在醉梦中做一回古人
  登高,插茱萸,再想一想短暂的人生
  
  活着
  蜘蛛在雨中织网,线
  接上一根,又断掉一根
  一声叹息吹灭一盏灯。他心事重重
  要搬走面前的大山实在力不从心
  隔壁的女孩又发来短信
  向日葵公公说:“我一生追随太阳
  错过了许多殷勤的蜂与蝶”
  呵呵,这么沉这么重的日子
  怎样的肩膀才能担当
  
  在春天的老家
  青草仍是旧目的青草
  水田已非幼时的水田
  一只蝌蚪在水中窜来窜去
  有些孤单有些仓皇
  蝌蚪呵蝌蚪
  你也在寻找妈妈吗
  蝌蚪仍是小时的蝌蚪
  故乡已不再是过去的故乡
  村前的老井认不出我
  村后的泥路更加消瘦弯曲
  风吹响着新生的树叶
  仿佛在声声笑我
  一个双鬓挂霜的外乡人
  
  生活的补丁(组诗) 南 鲁
  
  忙音
  我每天都要给一个人打电话
  可是不是号码按到一半
  突然被事情打断 就是电话忙音
  多少年来一直没有打通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忙碌
  我想问候一下他
  让他幸福的时候要提防厄运
  让他痛苦的时候要想想彩虹和父母
  让他思乡的时候不要读李白的《静夜思》
  让他失恋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在河边溜达
  终于有一天一位好心人
  替我拨通了那个号码
  我看着自己的手机
  泪水哗哗哗地流
  
  红绿灯
  在路口 我和女友分手
  30 29 28 27 26 25……
  在红灯刚要跳到绿灯时
  我的右眼忽然飞进一粒沙子
  你细心地给我吹
  我眼里的泪水越吹越多……
  又要闪绿灯了
  又一粒沙子飞进了我的左眼
  你说再晚火车就要开了
  我说我的眼睛还疼
  
  补丁
  一生缝缝补补的母亲从老家来到上海
  却找不到一件可以缝补的旧衣衫
  闲不住的母亲
  失望的母亲
  收拾包裹匆匆赶回老家的母亲
  我真想告诉她
  其实 我的生活藏着难以启齿的补丁
  她这一走
  我褴褛的心灵还会漏风
  
  两棵庄稼
  一棵静静生长的庄稼不慎被我碰痛
  它疼叫着就要倒下时 我躬身扶住了它
  我用身上所有能用得上的手帕 鞋带给
  它包扎
  一阵风吹来 它仍趔趄着要倒
  我扶着它 不敢松手
  因为找不到可以做支撑的东西
  只好把庄稼固定在我的腿上细心绑好
  我决心就这么站着 一直等到它重新长得
  结实
  我还给它唱歌吓退一群来叼食的鸟儿
  只一会儿功夫我就在它的身边变绿了
  来来往往的人说:看这两棵庄稼
  
  白云
  十分钟前那白云跪在山顶
  十分钟后 它还静静地跪在那里
  风把它吹走 它又回来
  风又吹它又回
  它多像我离家多年
  再也找不到老家的槐树和打麦场
  那白云飘过火车的鸣笛和一阵犬吠
  飘过我母亲的心绞疼
  落下一阵雨再也没回头
  如今那白云朝向山东的江海村
  在山头长跪不起
  
  搬家
  又一次搬家 留下的很多
  搬走的更多
  如果再一次搬家
  又有哪些被留下 哪些被搬走
  面对一次次的搬家
  一次次的取舍
  我甚至失去判断
  等我最后一次搬家
  从闹市到荒野
  除了把自己装进一个小木匣子里
  我不知道还能搬走些什么
  
  淡然
  我还是那样爱激动
  偶尔还会擦枪走火
  有位高人劝我
  遇到事情要学会沉静
  用三十年后对待此事的心态
  淡然处置
  我想了又想
  还是不太情愿
  我不能转眼间就少活
  三十年
  
  空碗
  我回来了 带着个空碗
  在你的温暖里 清洗市嚣和尘土
  人要活得清澈真不容易
  这世界让我失望
  我豢养的豹子和骏马转眼成灰
  想你我就回来了
  回来就不走了
  我已考虑过
  一个失败者 最终能抱住的
  除了你就是你的爱
  
  水库
  小时候我的水库总关不牢
  一眨眼就会决堤
  母亲总骂我没出息
  慢慢地我长大了
  伟大的水库里找不到一滴水
  这些年我活得很累 经常受委屈
  有时候想哭几声
  却找不到儿时的眼泪
  
  孤独
  在人群中   我常常保持沉默
  回到家里
  我爱对着一堵墙的裂缝说话
  我相信它能听懂我的意思
  一天我发现墙缝水汪汪的
  周围长满了青苔
  我要说的话
  顿时哽在泪水里
  
  字
  上幼儿园的时候
  我在田字格里写字
  写着写着就把字写大
  大得长到了田外去
  很快我学会了间架结构
  为了不让字出格
  我的字越写越小
  直至小成一粒蚂蚁
  卑微让人看不见
  
  切洋葱
  为了做一手好菜
  我天天拿洋葱进行练习
  切一刀 眼睛被辣出一滴泪
  切二刀 眼睛被辣出二滴泪
  切三刀 眼睛被辣出三滴泪
  一刀一滴泪
  其实这么多年来
  我一直这样干着
  为了给生活当好一名厨师
  我边切边流泪
  
  呼唤与爆发(组诗) 张 舒
  
  爆发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望着我
  不要用那样的口吻和我讲话
  闭上眼,乖乖地呆在原地
  不要动
  你应该知道
  水温已经升高
  岩石即将熔化
  火山就要爆发
  即使导演喊停
  故事仍将继续
  
  我的苦恼,你可明自
  我拥有
  包容万事万物的父母
  不离不弃的朋友
  对我百依百顺的恋人
  我相信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都会铭记在心
  不会背叛
  这样算幸福吗?
  但是,为什么
  心总是空荡荡的
  就像一只小船漂泊在浩瀚的大海当中
  需要一个港口容它停泊
  哪怕
  只是一刹那
  毕竟……
  这世上,还有个地方容它喘息
  有些话
  我想去诉说……
  却不知如何开始
  这些话……
  无法和父母说
  无法和朋友说
  无法和恋人说
  我只得将它
  埋藏心底
  独自聆听
  直到最后
  我看见
  我的心
  竟是那样空荡荡的……
  
  烛光
  不曾忘记
  我对蜡烛的热爱
  点燃它
  散发淡淡的幽香
  曾经,我们在一起
  黑暗狭小的空间里
  它们慢慢融化
  释放最后的温度
  微弱淡黄的光
  引领我
  回到过去的时光
  我许下过誓言
  如今无法实现
  已经无所谓了
  过去形成历史
  现在的我
  已经长大
  闭上双眼
  再一次
  默默起誓
  无论它是否能实现……
  
  我爱你
  黑夜里
  你犹如天上的繁星
  光彩照人
  引人夺目
  是谁,给了你
  宽广的胸怀
  包纳了一切事物
  不厌其烦地聆听
  又是谁
  赋予你
  珍贵的慧根
  悄然无声地
  融化他人心中的冰冷
  但是,为什么
  那个人如此残忍
  赠与你
  高深的演技
  即使泪流,也不被察觉
  直到天亮
  我爱你
  深爱着你
  渴望为你守候光明
  然而
  白天又带来黑夜……
  
  我的乡土(组诗) 王可田
  
  老家
  一个无数次进入我的梦境
  又让我重现在纸上的地方
  三岁的儿子不明白
  但我喜欢听他用稚嫩的童声说
  “我的老家在武家原”
  他小小的心灵还不懂得,“老家”两个字
  究竟有多深的内涵
  他也不知道,他的降生
  怎样让一个九十岁的农村老汉
  益寿延年
  他只知道在一个叫老家的地方
  可以肆无忌惮地追赶一只大公鸡
  可以在野地撒欢
  
  我和我的村庄
  爷爷为我取名:可田
  然而城市里无田可耕
  我在纸上种植另一种庄稼
  我是乡下人,安守本分
  于不干净的奢华保持足够的警惕
  不会伸手索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更不会用身体或言行
  去颠覆,去挑战所谓道德底线
  我在城市延续并更新着
  乡下人的生活
  缘于少年时代的梦想,一次远足
  竟再也回不去了
  我一生都在怀念一个村庄
  生我养我的村庄
  用乡音和血液中流传的秉性
  为我打上神圣胎记的村庄
  我的村庄,贫穷僻远
  却生长大片的庄稼和诗意
  那里,三尺黄土之下
  安放着祖先的骨骸
  沟坡梁峁,放牧着我的童年时光
  那片木讷却热情蓬勃的土地
  与我的心灵构成隐秘的呼应
  乡愁是一生也走不完的路
  有家可想,流浪便不再苦楚
  据此,可以仗剑远游,纵横四海
  也尽可诗意地逃亡
  
  柏树
  在童年的山坡上
  我对这些一言不发的家伙
  始终保持着警觉
  斜阳低落,盘旋的鸦群揪紧黄昏
  这些密语者,它们三三两两地聚拢
  无视身外的世界
  除夕之夜,我们点燃蒿草捆
  架上噼啪作响的柏树枝
  熊熊大火燎去一年的不祥和晦气
  这些和死者心有灵犀的柏树
  持有同死者一样的沉默
  内心的火从不示人
  
  坍塌的老窑
  像不堪岁月的重负
  那些窑轰的一声就塌了
  之后,是漫长的死寂
  在沟边,在硷畔。坍塌的老窑
  静静伏卧着
  拆去了框,仿佛一只空洞的眼神
  盯得人发怵
  胆大的放羊娃,也不敢轻易进去
  触摸那尘封的秘密
  惊动已经离散的人和事
  只有烟熏火燎得漆黑的窑壁
  还在向人们诉说
  这里有过人烟
  多少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一晃就不见了
  曾经鲜活的乡间轶事
  被一阵风就轻易带走了
  坍塌的土块
  压得人心疼
  
  采集火苗的季节
  天蓝得让人心疼
  一摊稀软的秋阳涂抹大地
  穿着??作响的落叶
  秋风,一路走来
  采收玉米的人
  像搬家的蚂蚁一样忙碌
  他们从每一棵玉米的胸前
  掏出跳跃的火苗
  一束束堆放在土场上
  聚成一堆大火彻夜燃烧
  这些火焰蹿出秋天的心脏
  吉祥的红光
  一直照亮瑞雪的年夜
  豆荚不轻易说话
  一张嘴
  满地蹦跳的
  全是珠圆玉润的箴言
  采集火苗的季节
  镰刀张开热情的怀抱
  阴雨过后,霉烂在地里的庄稼
  就像被遗忘
  而还未收割
  
  呼唤
  暮云在西天熔金
  群鸦翔集,村口老树张开深情的树冠
  向晚的秋风中
  村庄喊出一声声悠长的烟缕
  奶奶在老屋前伫立的身影
  暮色中一点点凝重
  额前一绺白发被风吹散
  仿佛瓦楞上抖动的衰草……
  一声儿时熟悉的呼唤
  撞进耳膜,将我惊醒
  惊醒了忆念中故乡的秋天
  一滴泪,在眼眶里打转
  却执意不肯掉下来
  
  我确信
  我确信时起时落的风声
  是那些逝者的灵魂走动时
  发出的声响
  月白之夜,村子阒寂无声
  黑黢黢的角落沉淀着更深的秘密
  斑驳的树影扫着门前的土路
  我要在过往的背影中将他们一一辨认
  呵,薄薄的月光飘起先人的白发
  一声不吭的翠柏,似两炷油灯
  守着坳下的那片祖坟

标签:新星 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