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高考答案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6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他天天骑一辆旧“兰陵”   在烟囱冒烟的时候   来上班   驶过办公楼   驶过加工车间   驶过仓库的围墙   走进那间木板搭成的小屋
  
  工人们站在车间门口
  看到他 就说
  罗家生来了
  
  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谁也没问过他是谁
  全厂都叫他罗家生
  
  工人常常去敲他的小屋
  找他修电表 修手表
  找他修收音机
  文化大革命
  他被赶出厂
  在他的箱子里
  搜出一条领带
  
  他再来上班的时候
  还是骑那辆“兰陵”
  罗家生
  悄悄地结了婚
  一个人也没有请
  四十二岁
  当了父亲
  
  就在这一年
  他死了
  电炉把他的头
  炸开了一大条口
  真可怕
  
  埋他的那天
  他老婆没有来
  几个工人把他抬到山上
  他们说 他个头小
  抬着不重
  从前他修的表
  比新的还好
  
  烟囱冒烟了
  工人们站在车间门口
  罗家生
  没有来上班
  
  玻璃工厂
  欧阳江河
  
  一
  从看见到看见,中间只有玻璃。
  从脸到脸
  隔开是看不见的。
  在玻璃中,物质并不透明。
  整个玻璃工厂是一只巨大的眼珠,
  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
  它的白天在事物的核心闪耀。
  事物坚持了最初的泪水,
  就像鸟在一片纯光中坚持了阴影。
  以黑暗方式收回光芒,然后奉献。
  在到处都是玻璃的地方,
  玻璃已经不是它自己,而是一种精神。
  就像到处都是空气,空气近乎不存在。
  
  二
  工厂附近是大海。
  对水的认识就是对玻璃的认识。
  凝固,寒冷,易碎,
  这些都是透明的代价。
  透明是一种神秘的、能看见波浪的语言,
  我在说出它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它,
  脱离了杯子、茶几、穿衣镜、所有这些
  具体的、成批生产的物质。
  但我又置身于物质的包围之中。
  生命被欲望充满。
  语言溢出,枯竭,在透明之前。
  语言就是飞翔,就是
  以空旷对空旷,以闪电对闪电。
  如此多的天空在飞鸟的躯体之外。
  而一只孤鸟的影子
  可以是光在海上的轻轻的擦痕。
  有什么东西从玻璃上划过,比影子更轻。
  比切口更深,比刀锋更难逾越。
  裂缝是看不见的。
  
  三
  我来了,我看见,我说出。
  语言和时间浑浊,泥沙俱下,
  一片盲目从中心散开。
  同样的经验也发生在玻璃内部。
  火焰的呼吸,火焰的心脏。
  所谓玻璃就是水在火焰里改变态度,
  就是两种精神相遇,
  两次毁灭进入同一永生。
  水经过火焰变成玻璃。
  变成零度以下的冷峻的燃烧,
  像一个真理或一种感情
  浅显,清晰,拒绝流动。
  在果实里,在大海深处,水从不流动。
  
  四
  那么这就是我看到的玻璃――
  依旧是石头,但已不再坚固。
  依旧是火焰,但已不复温暖。
  依旧是水,但既不柔软也不流逝。
  它是一些伤口但从不流血,
  它是一种声音但从不经过寂静。
  从失去到失去:这就是玻璃。
  语言和时间透明,
  付出高代价。
  
  五
  在同一个工厂我看见三种玻璃:
  物态的,装饰的,象征的。
  人们告诉我玻璃的父亲是一些混乱的石头。
  在石头的空虚里,死亡并非终结,
  而是一种可改变的原始的事实。
  石头粉碎,玻璃诞生。
  这是真实的。但还有另一种真实
  把我引入另一种境界:从高处到高处。
  在那种真实里玻璃仅仅是水,是已经
  或正在交硬的、有骨头的、泼不掉的水,
  而火焰是彻骨的寒冷,
  并且最美丽的也最容易破碎。
  世间一切崇高的事物,以及
  事物的眼泪。
  
  城市与人(二首)  韩作荣
  
  城市是坚硬的
  城市是坚硬的
  楼舍隆起的肌腱
  挤瘦了空间
  新楼饱食赖氨酸面包
  长得高大 结实
  车流于血管中倾泻
  冲涌着生命本真的脉跳
  道路在交叉路口打一个结
  立交桥是一枚蝴蝶标本
  蝶的美学
  使空间浓缩了时间
  塔吊扬起巨臂
  扬弃锈蚀的岁月
  打桩机摇撼着灵魂
  脚手架丝丝缕缕 层楼
  像一枚刚剥开的橘子
  火光舔着胸肌的紫铜
  汗汁于流动的透明光亮中
  跌成玻璃的碎片
  焊枪撕开了夜
  焊条狂吻着时间 间隔与冷漠
  在液化的铜铁中消失于
  灵与肉的聚合
  敲击八十四孔琴键
  焦炉流淌火的音色
  
  绝唱
  从黑黑的巷道的底层
  从油亮的瞳仁
  从太久的沉默和压抑里
  掏出黑色的煤
  那是断裂和破碎之后的狂暴
  穿透厚厚的岩层
  喷射的漩流
  鸣奏撕肝裂胆的绝响
  燃烧 聚集着何等伟力的燃烧
  一万个太阳焦结于一体
  光与热不再流动
  有恒久的寂寞才有疯狂的爆发
  通体的燃烧已无烟火之气
  震撼于轰然的宁静里
  脱硫去苯 魂魄逸出
  鲜红转为霜白
  白炽于无形
  爱是刺骨铭心的爱
  忧伤是透明的忧伤
  不要 不要让燃烧的血肉
  将你烫伤
  当我的肌肉和筋骨
  重新组合于火的旋律
  再生的我
  将裂变成一万孔蜂巢
  
  开放之歌  张学梦
  
  来呀,爬上这新隆起的散发着鲜土味的山冈,
  解下纱巾,让肺叶银杏树冠般飒飒嚣响,
  来呀,嗅一嗅这疾驰的世界风的气息,
  让它在你平滑的锁骨窝踅回,或扬起你壮硕的颈项。
  
  多么神奇的世界风啊,看那枝上的青苹果
  热气球似地在膨胀,而那孤独的齿轮。
  那猩红的曲颈瓶。突然发出亢奋的闪光,
  全都焕发出活力:田垄、企业、作物、城市……
  当它们豪迈地吐纳全人类的情感、智慧和宝藏。
  
  世界多么小,它像一粒蓝宝石嵌在你的戒指上,
  看那片楼群那歌剧院那座桥那游艇那教堂……
  那东方的樱花,欧洲的玫瑰,美洲的橡树……
  近在咫尺。都能闻到:黑色青春眸子里荡漾的清香……
  原本就站在同一高度。住在同一村落呀,
  在星际穿行的时间轨道上,我们同坐一节车厢。
  
  但歌唱吧,歌唱这一次升华,歌唱
  开放的视野,感知的自由,脑系的解放,
  歌唱这国民精神的纪念日,人格跃迁的纪念目。
  来呀,爬上这新隆起的没有神?管辖的山冈,
  这认同,这加入,这在春天王冠觉醒的思想
  都预示着:一个湿漉漉的分娩中的伟大与辉煌。
  
  五月的麦地(外一首)  海 子
  
  全世界的兄弟们
  要在麦地里拥抱
  东方,南方,北方和西方
  麦地里的四兄弟。好兄弟
  回顾往昔
  背诵各自的诗歌
  要在麦地里拥抱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幸福的一日 致秋天的花楸树
  我无限的热爱着新的一日
  今天的太阳 今天的马 今天的花楸树
  使我健康 富足 拥有一生
  从黎明到黄昏
  阳光充足
  胜过一切过去的诗
  幸福找到我
  幸福说:“瞧 这个诗人
  他比我本人还要幸福”
  在劈开了我的秋天
  在劈开了我的骨头的秋天
  我爱你花楸树
  
  跟着娘回家是幸福  丁庆友
  
  是谁家的娘呼唤孩子
  一声……又是一声
  就站在村口
  站在那一棵老白杨树下
  
  天将暮的时候
  许许多多的鸟,叫着
  朝老白杨树上飞
  鸟都是快活的
  
  肯定,就有一个孩子
  背着草篓
  或者赶着一群羊,甜甜的
  从田野里
  应答而来
  
  而且,而且羊们也很幸福
  大羊叫一声
  小羊叫一声
  大羊和小羊都说了些什么话呢
  
  没有谁呼唤我一声
  远远地
  我跟着走
  
  看鸟们回巢
  看羊们归栏
  看娘和孩子走进谁家的门
  
  千万不要回头看我
  那样
  我会哭出声来

标签:芸芸众生 罗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