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900字生作文 > 正文

sbf胜博发网址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现在这个班啊,男生质量太差。”体育课上,阿修唾沫横飞地对着与篮球架不成比例却还耍得不亦乐乎的男生们指手画脚,“想当年我们班,哈,那叫个群英荟萃:年级四大帅哥三个在俺班。现在,你瞧瞧,就剩了一个……”“可不是!……”水支正待发表高见,被我一口顶了回去:“就这‘幸存者’还是个战争狂!”“所以呀,帅哥得上别班去钓,改天我给你们指两个。”阿修做着总结性发言。“是啊是啊是啊。”我们使劲地点着头。
  “唉……”水支纤腰一扭,素手托腮,红晕上脸,无限感慨地叹道,“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有一个小男孩,成天陪我钻‘城堡’,下‘地道’,有架帮我打,有骂帮我挨……”“然后你们相亲相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什么年头了,还玩儿琼瑶!”阿修大嘴一咧,脖子一鼓一鼓地伸着。
  “你……你……”水支模仿电视剧里的美女,怒起来,细碎的白牙轻轻磨着,可惜功夫不到,倒像是在啃骨头。手边没有栏杆或美男可扶,只好用她那“玉指”颤抖着指向阿修,一副要晕倒的模样,就差尖叫一声“你伤了我的心”,素手拭泪,掩面而逃。这倒不是她技术不过硬,只是学校主任在不远处溜达。
  “好,好,”我抚掌称赞,“再添点液体在眼眶里扑腾几下就更完美了。”
  “没办法,”水支恢复常态,“找不到那种深受伤害的感觉,总是想笑。”
  “你的搞笑神经太发达了。”阿修撇撇嘴。
  水支一个左勾拳砸了过来:“我讲的故事可是真的!那就是初恋的感觉……”“酸酸的,甜甜的,××果冻。”我不知好歹地添了一句。
  “不过连名字也记不得了。”阿修续补。
  “唔……你怎么知道?”水支吓了一跳。
  “不然,照你这么花痴,早就寻遍天涯海角了。”阿修报以一个“你弱智啊”的眼神。
  “那倒算‘浪漫的事’啊……”我摆了个pose,蓦地一脸狡诈地转向阿修,“到时候你给报销啊,顺便带我一份。”
  “天下竟真有如此伟大的友情……你愿意陪我去?啦啦啦……找回逝去的纯真爱情……”水支这个大花痴,又沉浸在了初恋的回忆中。“什么呀?我要顺便去旅游!”我一声暴喝,生生把她拉回了无情的现实。“呜――”大小姐做势要哭。
  “孙恺你太笨了!”阿修一声“长吟”,惊得我们齐齐地趴在了地上。那个一脚踩在足球上吃了个马趴的瘦小男生朝她挥了挥拳头,吼了几句什么,便一溜烟地跑了。
  孙恺和阿修素有流言蜚语,但他们好像也没放在心上,依旧打打闹闹的。也难怪,阿修这个人愿招人言,坐在谁附近,就有人扬言他们是“那个关系”。
  可阿修本人却迷茫的很:我谁也没招惹呀!她自然不承认同孙恺的暧昧关系,反而说是邻班她喜欢的周同学让他看着阿修,防她移情别恋,也算“鸿雁捎书”,表达爱意。自然,谁都不怀疑周同学与阿修感情的牢固,但却私下议论孙恺有“监守自盗”之嫌。
  阿修还有个一起长大的哥们儿,阿修一提到他就怨声载道,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肉。但我们几个“密友”私下里议论:还不知是什么关系呢!虽说平时玩世界大战,一旦真的出了事,那家伙可是帮了她大忙,千恩万谢还来不及呢!“打是亲,骂是爱”,看阿修眼中飞扬的神采,也不知是“恨之深”,还是“爱之切”?
  我这边想入非非,她们那儿早叽叽呱呱得起劲。什么“英奇”“彩麻”“哲宁”,一脸崇拜。哦,忘了说,这俩妞刚看过《狼的诱惑》,正在兴头上,爱那些帅哥爱得神魂颠倒,里面的什么“绝笔信”背得琅琅上口,据说读了不下十遍,平日背课文也没见她俩这么用功。唉,我最讨厌这些情来爱去的东西。不过我对此的“知识”可不算少,甚至能预测出言情剧的发展:飙车就要撞,昏迷不醒就要失忆,失恋就要绝食、跳楼,远行就要跟着火车跑……
  “喂,发呆呀?”水支悄没声地挤了过来。
  “我在想,如果你失恋了会怎么样?”我信口胡诌。
  “唔――狠狠地整他!”水支恶婆似的咂着嘴,津津有味地“报复”着。
  “太老土了吧!”阿修雄赳赳气昂昂地叫嚣:“哪来那么多婆婆妈妈!”
  “然后?”我预感后面还有文章,那个抛了她的小子决不会好过。
  “找一帮哥们,欺负欺负他!差不多解气时,我再冲上去打圆场,显示显示我的气魄!”
  水支嚷道:“你整个一土霸王!”
  我不禁侧目:谁敢惹阿修呀!
  “不过还真有这样的事。”我想起了什么,“四年级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班里的体委。其实现在想想,那家伙也不怎么样,冬天戴着帽子去药房,售货员疑惑地问:‘这是男孩女孩呀?’要是掀起他的刘海瞧瞧,完全一个小姑娘!”
  “啊――”水支夸张地尖叫,“超过咱们班‘美女树’了耶!”
  “是啊。”我咽了口唾沫,津津乐道,“可那时很多人喜欢他,包括班长和学习委员。我是他的同桌,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别人说些风言风语,面子上装作生气,心里也暗暗高兴。最搞笑的一次,我们学校操场边有角状的栅栏,我常常去那儿看书,而他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在我身后站了一会儿,就有人说我们在弄‘泰坦尼克号’!可怜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来过!我曾问过他好多次,你喜欢谁?他说,我喜欢你。当时挺高兴,现在却觉得他是在骗我请客。哦,那时我零花钱不少,经常请他吃东西,过年也送好几张贺卡。回想起来,真心疼我的money。”
  “你被甩了?”水支插嘴。
  “哪能?我有个好朋友,姓董,她也喜欢那个体委。一天,她指给我看墙上的一行小字‘龙龙抢我男朋友’,不知是谁干的。我把事情告诉了另一位同学,一分析却觉出其中不对:一定是小董自己写的!她嫉妒我和体委关系好!试想,那么小的字,她怎么会注意?莫不是想气我?”
  “几天后,我们和一个顺路的男同学一起回家,又见到那行字。男同学奇怪是谁写的,我便回了一句,‘写字的人也太笨了,连自己的男朋友也看不好,被我抢了去!’这时,我听见小董不清不楚地嘟嚷了句‘你才笨!’”
  “哈!到底是你赢了。然后呢?”阿修乐了。
  “然后?我迷上了《指环王》中的帅哥精灵射手,又换了座位,把那小子忘干净了,渐渐也没人提这回事了。不过,五年级时,我又喜欢上了我的同桌,老肥。一个有点胖的男孩,搞笑大师,老妈还经常夸他嘴甜,见谁都‘叔叔’、‘阿姨’地叫。”
  “现在也丢爪哇国去了?”水支问。
  “哪里哪里。虽然后来我转了学,大家各奔东西,但现在我们还在一个班学作文,两年半了。曾有一学期我不想再学了,又有点舍不得同学,就问老肥,你学不学了?他问我,你呢?我说可能不学了。他马上回答:你学我就学,你不学我也不想学了。”
  “哇,感情牢固啊!”阿修吐了吐舌头。
  “不是吧。我的确很喜欢他,但更多的是一种‘哥们儿’的成分。我们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电话。他家很有钱,他的自由空间也大得多。所以他经常买些‘闲书’、漫画来看,我便当作免费图书馆,不时去借几本。作为回报,我有时给他推荐一些比较有趣的书,事实证明,我们的爱书方向有许多相同点。前一阵,我们在下了作文课之后总是一起去对面的图书馆。社科部不让带书包进入,存包要花一元钱,我们只好去青少年部。那时,我们几乎把里面喜欢的书读遍了,直到挑不出什么新意来,才渐渐不理它。”
  “老肥的想像力十分丰富,我的不少作文构思都建立在他无意间的一句话上。他总是气愤地喊我盗他的版,我也以‘先来者居上’为由‘强迫’他改写别的。”
  “和他在一起,我不必在乎什么‘淑女形象’,也不必在乎什么‘男女有别’。我们只是兄弟。”
  “这是最流行的‘亲戚式’。”水支赞叹道,“免费图书馆?亏你想得出来!不行,下次我也得弄个铁哥们。”
  “你不是有个表哥在这所学校吗?”阿修惊奇道。
  “什么呀。”水支撇撇嘴,“他就知道欺负我,躲还来不及。”
  “每次都指天发誓要拐个帅哥,哪次也没见你有什么行动。”我打趣她。
  “呀呀呀呀!”水支完全顾不得淑女风范,其实“暴风骤雨”中隐含着一丝慌乱,怕是叫我说中了吧?
  “爱情三十六计,我要自己掌握遥控器……”水支哼着小曲。
  “还遥控器呢,早就没电了吧!”我不屑一顾。
  “你们对谁发起过‘进攻’吗?像什么‘真爱无悔’、‘以死相挟’?”阿修搞起了“调查问卷”。
  “好像没有……基本都是‘暗恋’、‘地铁’式的。”水支斜斜眼,“至于跳楼、绝食、窝跪之类的东西嘛……看戏吧。”
  我耸耸肩:“都是有一点点好感,然后慢慢在心里加工……就成了口头上的‘无所不追‘,平时倒也真没什么表现。都是说说而已,哪里爱得那么深。暗暗有点感觉罢了。”
  “是啊……”水支搔了搔头,“所谓的‘追帅哥’,不过是自己在心里想想,行动上没什么大表示罢了。”
  “这叫什么?”我“诗兴”大发,“似是而非的爱情……”
  “唔?”阿修迷茫地望着我。
  “似爱非爱,似友非友,似追非追……乱七八糟,光打雷不下雨,光说要恋爱却谁也不在乎!”我振振有词。“总的来说,就是……只有形式,没有实质,嘴皮子功夫!”
  这边,阿修和水支早已笑成了一团。我瞪着她们,有些莫名其妙。不成了又是讽刺我?还是认同?
  “我们都是……娃娃啊!”水支喘着气说,“小孩子的爱情,本来就是似是而非的!自娱自乐……互相哄着玩!不过是自以为喜欢他!”
  “这叫……有哲理!”阿修似乎有些笑够了。
  我气闷地望着她们,不过心里也暗自点头。
  唉,水支说得对,娃娃的爱情,本来就是似是而非的!
  不过,谁又说得清楚呢?
  点评:从写作的基本功说,比如心理描写、语言运用等,自然属于好的,但从所写的内容看,究竟能给读者带来哪些美感和启示?也许是我的眼光不雅,不过我总希望看到年轻人写的健康、向上的东西。

标签:似是而非